1238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官塘一线入城流,何事弯弯曲似钩。船上阿翁频指点,至今犹说吕希周。

诗中所说的正是浙江段大运河上的奇异一景。

"话说那吕希周反其道而行,将大运河的直渠改成弯曲的水道,兜兜转转,难以靠近。倭寇望而却步,从此对崇德城再无侵犯。有民谣唱道:崇德吕希周,直塘改作九弯兜。"

三十不到的马雨倒像个退休的老爷子似的,端着南泥壶,对嘴喝着红茶,和一群小孩子讲着当地历史上发生的那点事。

有孩子听得上瘾,贴过来说道:"好玩,好玩,雨哥,你再讲一个吧,还要打仗的。"

马雨微笑道:"好,那就再讲一段金戈铁马、马革裹尸的事。"

孩子们齐声叫好。

马雨问道:"你们谁家是乌镇的?每年重阳节家里的长辈都去什么庙呀?"

明代的崇德城也就是今天的崇福镇,崇福与乌镇都在桐乡地区,相距很近,倒是有孩子家是那里的。

一个孩子说道:"我知道,去中央庙。"

另一个孩子马上应和:"嗯,我奶奶每年也说去中央庙。"

马雨不由笑了:"不是中央庙,是宗扬庙。原来叫宗王庙,念白了就成了宗扬了,这庙是为了纪念抗倭名将宗礼将军而建的。"

"话说,当年宗礼将军奉命南下福建抗倭,却在途经浙江时,遇上倭寇兵犯桐乡地区。宗礼将军率所部九百人,仅带一日口粮前往支援,在乌镇与倭寇遭遇,宗礼将军三战三捷。最终却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全军只他一人杀出重围,前往桐乡搬救兵。"

"经过乌镇旁的大运河时,见河上有一渔夫,便询问此地离桐乡还有多远。渔夫用当地的炉头话答道,七八里。八和百却是发音相同,宗礼将军以为尚有七百里远,顿觉救援无望,此时人困马乏,无力再跑,便挥刀斩断马腿,自己也投河自尽了。"

"这一天正是九九重阳,桐乡人感念宗礼将军的功绩,又因方言害人之事心有愧疚,便在乌镇建了这座宗扬庙,每年重阳之日前来拜祭!"

孩子们感慨一番,叫嚷着明年也去宗扬庙,便一哄而散地上学去了。

几个孩子一走,马雨便仰在藤椅上,话也不说,茶也不喝,仿佛一下苍老了许多。

几年前他还是某地区的首富,上过某世界排行榜的人。他依靠互联网开拓商品销售,反实体经济的思路,打造出了一个闻名天下的互联网帝国。

"可如今……唉……"他不愿意多想。

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海狼性不足!马雨这么总结自己的缺点。

"帝国"破产之后,他也心灰意冷,于是回到家乡的水乡之上,每日喝茶、打盹,逗逗乡里的孩子,成了这胸无大志的模样。

唯一还算快乐的时候,就是一群乡里的孩子围着让他讲故事。

在那个孩子们沉醉的武者世界里,成是英雄,败是悲情英雄。哪像商海之中,败了也就成了永远的失败者,只要没法东山再起,就是个反面教材。

所以在给孩子讲的故事里,他只讲文武,不讲商战。

马雨喃喃自语:"那些孩子的课本里,总有一天会把我当成失败的案例学习吧?"

他不禁便思索起商人自古以来的卑下地位,"奸"和"商"在人们的心目中,天然就是亲戚。商人唯利是图,为利便有大批不择手段之人。

自古文死谏,武死战,不论文武,那都是有风骨存在的。只有商人在天下人的心中仅对利感兴趣,天下兴亡之时,匹夫似乎并不包含商人,骨气这种事也一直和商人无关。商人就是流氓,儒商就是有文化的流氓!

马雨不由苦笑,他倒是愿做个有风骨的商人,也曾经差点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可最后还是沦落成现在的田地。

历史总由成功者书写,但自古以来,有以文谋国的,有以武谋国的,就是没听说过以商谋国的,所以商人没有话语权。

马雨以前也曾幻想着文人的宁折不曲,武人的醉饮沙场,但那都注定和商人无关。

士农工商,商人最低。韩非子所说的五种蛀虫,商人也是其一。如果官场上出了什么不堪的事,那也多半是商人以利引诱造成的。

"唉……"

离开了首富的日子里,马雨便时不时开始思索起商人更深一层的内涵。跳出来,有时便看得更明白,因为那些再和自己无关了。

浑浑噩噩间,马雨陷入沉睡,耳听到一个机械的声音说道:"能力扫描,合格。气质扫描,不及格。境界扫描,优秀。综合评分,良。商战系统找到宿主,进行系统锁定中。"

马雨睡觉很轻,有点声音便会醒,却只当声音是哪个无聊的电视剧,便眼睛也没睁,就这么躺着。

那个机械的声音却又再起响起:"商战系统锁定完毕,正在启动中……"

接着一段音乐飘出,伴随着音乐响起一个女播音员的声音:"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商海沉沦,亦合此道。商人最高境界就是以商道证天道,以商业手段补人道之不足,平衡天下供给。"

马雨霍地站起:"什么情况?"

脑畔的声音却还在继续:"宿主马雨,前某区域首富,某排行榜上榜人物。能力合格,商道境界未窥天道,乃可造之才。"

以马雨的淡定,也忍不住左右来回看,此时正是大人上班、孩子上学的时间,身周并没有其他人。

马雨忍不住问:"你是什么人?"

机械的声音再起:"本系统为运河老人所开发,运河老人终身追求以商道谋社稷,以商战平敌国,不战而屈人之兵,刀不血刃而敌国灭。运河老人将毕生精力倾注于此系统,命名为大运河商战系统。"

马雨毕竟是当过前首富的人,马上让自己镇定下来。先感受了一下,确实自己不是在做梦,那个机械的声音也确实来自脑中,而非外界。

马雨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不管什么系统不系统的,我只问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机械的声音答道:"商人重利,你替运河老人完成遗愿,自然会有同等的好处与你,比方让你重新回到首富的位置。"

马雨的心猛地一跳,他从商之心本来已死,曾经沧海难为水,当过了首富的人,是很难适应再做小本生意的。但听到那句重新回到首富位置的话,却让他怦然心动。

如果真能再回到首富的位置,他愿不愿意再出山?

心中慢慢被燃起的欲望,让他很难拒绝这个诱惑。

他忍不住地问:"那我应该做什么?"

系统答道:"马上接收系统,并接受系统安排的任务,按照系统提示不断完成升级,直至达到'以商谋国'境界。"

他再问:"都是些什么样的任务?"

系统答道:"自隋以来,中国经济的最发达地区都没离开过大运河沿岸。在商言商,系统任务绝大部分是在大运河周边的商业圈中,将某项生意做到规模与影响力最佳,即算完成任务,可进入下一个环节。"

将生意做到最佳!

马雨不由点了点头,这是他曾经追求的目标。虽然凡事都免不了遗憾,他曾经也只是做得比别人好了那么一点儿,远没到最佳的程度,但就那么一丁点儿的差别却让他成为了当时的首富!

这种可以充分表现商业才能的任务设置,让他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眼前刚出现的"接收"文字,瞬间一股微弱的电流从上至下将他电了一遍,然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马雨心念一动,一个系统界面便出现在眼前,一个巨大的对话框上写道:成为江南沈家的领军人,将沈家的丝绸生意挤进区域最强之一。

对于做实体经济,马雨还真不擅长,但经商的经验都是相通的,他毫不犹豫地点了"接受"。

陡然间,天地互换,乾坤倒转,身周一片黑暗。

马雨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尾闾间生痛。

马上有人上前将他扶起:"哎呀,三公子,你可得小心,来奴家陪你去房间休息吧。"

马雨的头晕沉沉的,他本以为自己是那乾坤倒转给转晕了,却一低头便闻到了自己的一身酒气。

他想自己走,只是感觉世界都在晃。身子一软,他又趴回了那个小奴家的身上。

那小奴家说道:"沈公子醉了,这可怎么办?吴掌柜的,你倒是拿个话啊。"

旁边一个男声说道:"醉了岂不更好,你都不用陪他就把钱赚了。不过他本来就是废物,没他生意更容易谈成。也罢,我这就约陈家来谈供应蚕丝之事。"

马雨被一个小厮背着进来了房间,一时全屋幽香,却不知是哪里。

"三公子啊,反正你今晚也做不了什么了,就住这位小姐的闺房里,便宜你了。"小厮自顾自地说道。

然后便伸手在他身边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什么东西。

"这个就当赏钱了!"小厮直接揣了起来。

马雨虽身体不受控制,但心却是清醒的,只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所有人都不把自己当回事。

他忍不住低声说道:"喂,系统,你还在吗?有没有什么技能奉送啊?能醒酒的也行。"

机械的声音突然升起:"能被商战系统选中之人都是人中龙凤,普通的技能他们并不需要。比方我们有写字技能、计算技能、记帐技能……"

马雨不由叹气:"还真是,这些技能对我毫无用处。"

若是连这些都不懂,他当年也成不了首富。

既然酒醒不了,他便试图接受沈三公子的平生记忆。却在整理经历时,发现自己之前还真是废物,对于这附近丝绸销售的竞争对手,他居然一无所知。全脑子装着的都是吃饭、睡觉和花鸟鱼虫。

"纪兄,沈家这回算是完了吧?"隔壁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禁声,王兄,小心隔墙有耳……"另一个声音应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