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既已放下面子,马雨索性豁出去了,他开始撒泼打滚,像个熊孩子一样边哭边闹。

马雨当首富的日子也不短,从来都以高大上的形象示人,如此毫无形象的做派还是头一次,他甚至在想,要是让昔日的对手和属下看到他如今的一幕,不知会做何感想。

商人嘛,既要风趣儒雅,也要无赖流氓。他心中安慰着自己,重回首富之路,就从这次的摸爬滚打开始吧。

吴掌柜被气得脸色铁青,偏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毫无办法。他几次抬脚欲踹,却脚刚动,马雨便马上打了一个滚,口中叫道:"哎呀,可打死人了……"

惹得围观的妇女们笑作一团,朝着二人的方向不断地指指点点。

陈掌柜也乐得看沈家的人出丑,所以也不阻止工人起哄。

闹到如今,吴掌柜也看得出来,马雨不过是在胡搅蛮缠,有意的捣乱,可偏偏没有办法。

那个绿衫少女也看得有趣,干脆不将身子藏在人后,直接闪在人前瞧了个真切。只是她并没非像别人一样笑个不停,而是饶有兴味看着马雨,认真地琢磨起来。

陈掌柜不知是不是才发现那绿衫少女,见她闪身而出,不由脸上变了颜色,马上快走几步,上前见礼:"六小姐,您怎么来了?您瞧我老眼昏花,这半天才看到六小姐来了,您这是?"

那位六小姐把眼光从马雨身上收回来,认真地说道:"又到月底了,我爹让我来看看作坊里的生意如何,顺便对对帐。"

吴掌柜的小心地向陈掌柜询问这绿衫少女的身份,陈掌柜低声地介绍。原来这绿衫少女是陈家主家的六小姐陈霜婷,照例来陈家的各旁支中查看买卖的。

陈霜婷向吴掌柜微笑一下,算是见过了礼。

陈掌柜为难地说道:"如今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六小姐您也看到了,我这里折本做了一笔买卖,只为了可以长期供货。谁曾想好心没好报,这位沈三公子非但不领情,还说要和我们中止生意!现如今倒好,居然在地上打起滚来了。哎呀,沈公子,你别抱我的腿啊……"

马雨这次是彻底豁出去了,反正现在他是沈家三公子,三公子在别人的心目中就是个废物,做出满地打滚的事也不稀奇。

迈出这个心理槛,背了这么多年的首富包袱也就放下了。以前的日子里,一言一行都要符合首富的公众形象,现如今便直接滚过去,抱住陈掌柜的大腿嚎啕大哭。

自从他破产后,便把诸多委曲全埋在心底,纵有万般苦也要装出一副风清云淡的高人姿态给人看。这一哭却把那些伤心情感全发泄了出来,起初还有些做戏,后来却真的越哭越伤心,把陈掌柜也给哭愣了。

陈霜婷却对马雨兴趣不减,她蹲下身来盯着他的哭相看,看了一会儿,居然上前抬起手来,用袖子给他擦了下鼻涕,把马雨吓了好大一跳,直接止住了哭声。

陈霜婷笑嘻嘻地问道:"那个沈公子,这笔生意你们是要做还是不做呢?"

马雨现在也不哭了,看着这个比他的行为还乖张的六小姐,思索着她要做什么。

吴掌柜却怕生意告吹,忙抢先说道:"做的,做的!六小姐莫别听三公子瞎说,他什么也不懂,这生意可由不得他胡闹!"

陈霜婷不由眉头皱起来,她也是东家,听到另一个掌柜如此说自己的东家,不免有些刺耳。

"如果陈掌柜和吴掌柜没意见,我想和沈公子单独谈谈,不知俩位可有意见?"陈霜婷突然说道。

吴掌柜犹豫了一下,和陈掌柜交换了下眼神,最后勉强点头道:"自然可以,六小姐请便!"

院中马上进行了清场,不仅缫丝工人,连吴掌柜和陈掌柜也离开了院子。

见所有人都已走光,陈霜婷不由兴奋起来:"沈公子快起来吧,他们都走了!"

这六小姐行事作风似乎与众不同,连马雨也一时摸不到头绪,便站起身来,将脸上的泪和涕擦了个干净。

既然摸不准对方的意图,马雨索性挑明了话题:"六小姐的厚爱,在下先行谢过。不过六小姐若是想促成这笔生意便免开尊口吧,蚕丝生意上的事,我不懂,但在下看人还是看得准的,这笔生意沈家不能做!倒不是对陈家有意见,如果合作对方是六小姐,在下自然可以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

陈霜婷笑了:"早就看出来,你这人就是不想做生意,那些耍赖的事都是你装出来的!你的心情我倒能理解,唉,要不是家族逼迫,我一个女儿家才不要管这些生意上的事呢,我们也算同病相连了。也许别人会觉得沈公子是个无能之人,但我却看得出沈公子只是不喜欢这些铜臭味的勾当,身不由己罢了。"

马雨有些受宠若惊,这一番胡闹,还会被人高看一眼,他确实没想到。他马上判断出,这位六小姐多半是自己不喜从商,便想当然地以为嬉笑怒骂的马雨也是这样的人。大概是商人趋利的特点让她厌恶,所以见到同样的人才会心生亲近。

可若说马雨没有铜臭味,他自己倒不敢承认。别的优良品质也就罢了,但一个商人若说不求利,那不就是个合格的商人了。

但此时也只得顺着她的口风,试探性地说道:"唉,一言难尽。世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世人看不穿。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六小姐,受我一拜!"

此诗句出自明朝的唐寅之笔,马雨见诸人的服饰特点,倒不像明时风格,似乎更往前些,那必然未听过此诗句。

陈霜婷眼前一亮,慢慢地回味起那句"世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世人看不穿",竟露出几分痴迷之态。

马雨趁机说道:"这笔生意我总觉得吴掌柜和陈掌柜私下别有交易,但我无心干涉此事,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还望六小姐能助我完成心愿。"

陈霜婷郑重地点了下头:"如若此事有诈,我定当尽力查个明白,给公子一个交代!"

见她如此说,马雨不由心情大好,于是与她又聊了些山水闲话。

马雨出口成章,连咏了几首唐寅和徐渭的诗词。这二人都是明时的狂生,一副富贵与我如浮云的气度,对这种心思清高的小女生分外有杀伤心。看到她沉醉其中的模样,大有将马雨引为平生知己之意。

依马雨识人的经验,六小姐对他兴趣正浓,多半会暗中助力,那他便有把握让事情出现转机。

却又听到陈霜婷说道:"沈公子的为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可我毕竟是主家的人,如果直接干涉旁支,让他生意做不成,怕是也说不过去,还会被说主家欺负他们。"

这说辞倒在马雨的意料之中,于是说道:"六小姐的意思是说,解除这次交易,你还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陈霜婷点了点头:"沈公子这么有才华的人,一定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的。比方你若能发现这批供货有问题,我自然可以做主,让买卖中止,还会让陈掌柜的把定金也吐出来。其实已经不只一次有人反应陈掌柜不规矩了,如果为了一点儿小钱而有损我们陈家的名声,自然是得不偿失。"

马雨假装皱眉,做出一副勉强应允的模样。

但心中却豁亮,这六小姐说是讨厌铜臭味,却有点假借他的手惩治陈掌柜,倒是套路也挺深。现在他毕竟是有求于对方,这种事自然不能点破。

而且对方对他多有点儿小女生的崇拜心理,若不在她面前用些手腕,还当他只会些"免冠徒跣,以头抢地"的庸夫伎俩,那可有损他前首富的形象!

又和陈霜婷简单地交流了一下蚕丝的情况后,马雨便让她将陈、吴两个掌柜的叫了回来。

"刚才六小姐和我言明,陈家蚕丝的生产情况全向我公开,这事她给我做主。但我要中止合作必须拿出理由来,不然买卖还要继续履行。是这样吗?六小姐。"马雨向两个掌柜的简单陈述着刚才的商量之词。

陈霜婷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我们陈家的生意做在明处,如果哪里有不对的地方,愿意自担损失。但要中止合作,那也得给我们个信服的理由才行。"

听说马雨要亲自验货,陈掌柜有些不安,不由看向吴掌柜。却见吴掌柜一脸笑意,仿佛在听一个天大的玩笑。

吴掌柜从陈掌柜走过,低声说道:"尽可宽心,这废物能验货?开什么玩笑!"

陈掌柜这才神色大定,在前引路,向缫丝坊里走去。

马雨一路走,一路在想着对策,他对实体经济不在行,对蚕丝更是一窍不通,直接验货显然是行不通。

但天下企业的管理方法是相通的,到供货商那里验厂,也是常遇上的事,他便琢磨怎样将那些验厂经验套用于眼前。

常理上来说,马雨对蚕丝不懂,就算是一堆劣质蚕丝摆在眼前,他也认不出,但验厂这种事也未必要了解才能做好。

马雨默默在心中制定了接下来的行动准则,不了解产品,就控制流程,只要流程无纰漏,成品便没什么问题。不了解检验标准他便现场做出一个标准,不了解缫丝流程他就查看如何监控。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