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马雨忙侧耳倾听,隔壁的声音却越压越低,什么也听不清了。过了一会儿又不知俩人讲了什么荤段子,不由又放肆地大笑起来。

马雨坚持听了许久,无奈酒劲上头,最后还是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便被人推醒。

"啊呀,这是哪来的小厮,怎么睡在霜儿姐姐的房间里?"一个稚嫩的声音直接把马雨拉了起来。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一个小丫头正怒目瞪着自己。

马雨言道:"昨天喝多了,不知被谁送到了这里。"

小丫头很生气:"什么别人送来,多半是你喝多了走错了房间。快点走开,让人发现会死人的……"

连推带搡地将马雨赶到了门外,马雨还欲辩解,无奈小丫头根本不听。

马雨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领到系统任务的第一天便是宿醉青楼。这也罢了,贪杯好色也算商人的一个标贴,逢场作戏,交际应酬,那也是难免的。可偏偏自己这好色之名领了,却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摸到,而且还一大清早便被人赶出了门。

醉香楼的大门前,二个大茶壶正站着聊着闲天。

一个戴着小帽的大茶壶说道:"你说这那霜儿姑娘又不缺钱,干嘛跑到青楼来弹琴?平日里连住都不肯住。"

另一个光着头的大茶壶说道:"你不知咱这醉香楼有两大奇人吗?"

小帽好奇道:"霜儿姑娘是一个奇人,另一个奇人又是谁啊?"

马雨正从门前经过,听到说霜儿姑娘不由便向二人看了一眼,他昨晚醉卧的闺房主人似乎也是叫这个名字。

两个大茶壶见有客人早起,马上闭了嘴,侧身站在一旁给马雨让路。

待确认客人已走,两个茶壶又继续八卦起来。

光着头的大茶壶说道:"一个霜儿姑娘弹琴不为了赚钱,还有一个沈三公子花钱不为了玩姑娘!你说奇是不奇?"

戴小帽的大茶壶拍腿叫绝:"沈三公子不就是刚才过去的那位吗?哈哈,绝配啊!两个冤大头!"

二人不由抚掌大笑。

光着头的大茶壶脸冲向门外,本笑得正欢,却看到马雨手拿着一块绣帕去而复返,马上闭了嘴,推了下小帽的胳膊。

小帽背对着门,还自顾自地言道:"不过啊,霜儿姑娘可是远近闻名的花魁,哪是沈三公子这种扶不起阿斗可比!一个天上的鸟,一个地下的虫……"

光着头的大茶壶急着打眼色,小帽才发现有异,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变色。二人打了个哈哈,便一起灰溜溜地钻进了后屋。

马雨也觉得没脸,但又不愿与这些嚼舌根的人一般见识。

通过旁人对他的态度,他已知自己素日来的形象不怎么样。他不禁隐隐有了担心,一个连大茶壶都轻视的人,想在家族里做出大事,怕是不容易。人轻言微,他说的话,也难受重视。莫说重振沈家,就是登上沈家的掌舵人也是难上加难。

就在出门时,他努力地整理着记忆,终于想起来这次出门是为沈家采购蚕丝的,只是他什么都不懂,所以家里派吴掌柜的来辅助他。

而醉香楼二楼的小翠似乎是吴掌柜的相好,说不定他会留宿于此。

来到小翠姑娘的房间前,他便开始敲门,敲了半天,果然见吴掌柜睡眼惺忪地从屋内走了出来。

在记忆中,吴掌柜是个两副面孔的人物,在家人面前对他百般恭敬,没人时却对他毫不客气,直接不把他这少东家放在眼里,还时常直接对他呼来喝去。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昨晚隔壁的人说沈家这回完了,到底是什么事严重到能让沈家就要完了?如果沈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他这个被当作废物的人必须力挽狂澜!

马雨说道:"吴掌柜,时候不早了,采购蚕丝的事还是早些办了吧。"

吴掌柜答道:"还采购什么蚕丝,我昨晚都已经和陈家谈好了,定金都付过了。难道还等三公子酒醒了再谈啊?"语气颇不高兴。

马雨也不生气,说道:"你谈好了,我总还要过目的,不然回家一问起也不知要怎么回答。还是直接说,吴掌柜的自己去谈的,根本就没经过我的手?"

马雨自然不吃他那套,在成为首富的过程中,他什么样的属下没见过,这种搪塞的事见得多了。

吴掌柜很不开心:"你去又有什么用?你能看得懂吗?"言语很不客气,但却回屋去换衣服去了,看来他也不想让沈家知道采购的事是他私断专权定下来的。

所谓的陈家其实只是江南陈家的一个旁支,以蚕丝生意为主。陈家在运河旁建了一个很大的缫丝场,将蚕蛹缫成蚕丝,经营的规模却并不是很大。

此时的缫丝场就像一个大型的手工作坊,以马雨的现代管理眼光来看自然是诸多毛病。进了陈家后总有人上来与吴掌柜的打招呼,看得出来他在这里非常熟。

一个穿着长袍大袖的中年人迎上前面,恭手道:"吴掌柜,这怎么去而复还?是不是又加了进货量啊?哈哈。"

吴掌柜看了眼马雨,露出不屑的表情:"这不三公子说他还没过目蚕丝,非要来看看,走个过场。其实陈掌柜也知道,他能看出什么东西!"

陈掌柜意味深长地看了马雨一眼,说道:"现在正是蚕丝出货的旺季,若是总是这样反复,那我们可经受不起。现在看在老交情的份儿上,我一两丝才卖您五钱银子,市面上现在可都是九钱银子的。要是这次看过,再来个四公子、五公子,那可就没完了啊。"

马雨心中咯噔一下,市面上九钱银子的丝,他卖五钱,什么人面子能让价格差不多降了一半!

所谓无利不起早,趋利向来是商人的作风。若说天下哪一行最不可能出现雷锋的话,怕就是商人了!

让小利也就算了,对折让利,又凭什么呢?

商人敏锐的直觉让马雨马上意识到这笔交易存在问题!

再加上昨晚听到的那个"沈家要完"的窃窃私语,让马雨对这批货更加不看好。

可话又说回来,即便是他真去看那批蚕丝又会怎么样,他以网络经营起家,对于实体经济了解有限,对蚕丝质量更是一窍不通。想至此处,马雨也不由暗自惭愧,他所在的桐乡是全国最大的蚕丝产地,但他却只见成品,对蚕丝工艺并不了解。

所以见与不见到货其实差别并不大,不见还好,若是看到了蚕丝,自己睁眼瞎一样有问题也看不出,那才是面子丢到家了呢。

想明白这个所在,马雨干脆耍起小性子,说道:"陈掌柜原来这么忙,要不便等你不忙时我们再看好了。"

陈掌柜大喜过望:"那是最好,改日老夫请沈公子喝酒!"

马雨转身又对吴掌柜说道:"吴掌柜,我看这进货之事也往后拖一拖吧,等陈掌柜有空之时,我们再来谈进货的问题吧。"说罢转身便走。

陈掌柜神色大变:"吴掌柜,你看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我让利给你们反成了我的不是了呢?"

吴掌柜看起来也有些生气,上前拦住马雨,说道:"三公子,你这是干什么?我早已经看过蚕丝了,没什么问题!沈老爷让我来辅助你进货,你这么任性,别怪我去老爷面前报你的状!"

马雨心中冷笑,表面却平淡地说道:"吴掌柜,原来你还记得是来辅助我的,原来辅助的意思就是你独断专行啊!只要你看过就可以直接拍板了,那还要辅助干什么?!要不我们回家就和我父亲说,以后沈家的事,有吴掌柜做主就行,辅助的意思不就是由他全权处理嘛!"

吴掌柜闻言不由就愣住了,这个懦弱的公子哥怎么突然说话这么犀利了?

但平日里积攒下来的印象很难转变,吴掌柜不由恼羞成怒,抬手便猛地一推马雨。

大声喝道:"你给老实点!别给我找麻烦!"

马雨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动粗,一时没有防备,脚下一个趔趄便坐倒在地。

以前他身为首富之时,出入哪里都受人尊重,各国的元首也有多次接见,何时遇过这种遭遇,不由便愣住了。

可能是刚才吴掌柜的那一喊,声音有些大,便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

缫丝工作多为妇女,被一群女人围观确实是件很丢脸的事。

马雨回过神来,抬眼看时,却只见一个年轻的绿衫女子,从几个缫丝工人间挤过来,探出脑袋诧异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他。

这些围观的妇女突然给他一个下作的灵感,事急从权,他也顾不得面子,干脆来了个绝的。

马雨哇地一声哭出声来,好像被人欺负了的孩子。

在自己以前首富的风光日子里,有一件事让他印象深刻。人事部的一个女下属因为辞职的事,在他的办公室里各种撒泼,还算是谈判高手的他也束手无策。最后只得做了妥协,息事宁人。撒泼的威慑力给他的印象太深了,这也成了他这些年遇上的最头痛的事之一。

反正他自接了商战系统的第一个任务后,便一直没什么面子,他索性来了个更没面子的,直接启用了这个终极必杀绝技,只要能阻止这笔交易,其他的事也没那么重要。

马雨边哭边喊:"打死人了啊!姓吴的,你要当沈家家主你就当好了,你打我干嘛?哎呀,可打死我了……"

泼皮无赖,这也是商人必备的特质之一。马雨心中这么总结道。

围观的妇女们全被这一幕给惊住,旋即反应过来,不由哄堂大笑。如看猴戏一样,各种起哄。

吴掌柜的也不由慌了神,他也只是一时气愤推了马雨一把,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东家,他只想吓一下对方,没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

"你……你快点起来,你耍什么泼?"吴掌柜即使往常强势惯了,也有些手足无措。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