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陈家的缫丝场确实很忙碌,每个手工艺者身旁都堆放着不少要做的活,看来陈掌柜所说的正是旺季并非假话。

缫丝之处就设在运河边上,取水和排水都方便。煮茧工序用水是连续性排放的,在河边上才能运转起来。

陈掌柜在前引路,其他三人则在后跟着。

马雨边走边和陈霜婷聊天,知道此地正是崇德,此时代尚未出现吕希周,自然这一段大运河也还不是九弯兜。

"那里存放的便是供给沈家的蚕丝,沈公子看过后有什么不满尽管提出!"陈掌柜指着前方的房间,大方地说道。

马雨并不想直接去看自家的丝,隔行如隔山,现在去看就算有问题恐怕他也看不出。

于是说道:"如果六小姐和陈掌柜不介意,我倒想先瞧瞧供给别人家的丝。"

陈掌柜不由皱起眉头:"这有关其他人家的机密,怎么可以让你随便看?"

吴掌柜也趁机附和道:"呵呵,我就说你什么都不懂了,这种要求你怎么能开得了口呢?"

马雨也不生气,看向陈霜婷:"六小姐,不知你们陈家主家的蚕丝有没有从这里进货的?方不方便我们学习一下呢?"

陈霜婷爽快地说道:"自然是有的,那就去我家的丝那里看吧。"

陈掌柜试图阻止,但六小姐都不在意,他便更无所谓了。

此时的蚕丝生产只有简单的脚踏缫车,缫丝方式比较原始。

马雨走了一圈,看到缫丝的粗放式加工,便知道他的那套管理经验基本无用武之地了。那些现代的管理方法在这个时代没有推广的基础,会难以让人接受,提都没必要提。

他立时感觉有些束手无策,只得不停地来回在工人间走来走去,思索下一步应该如何应对。

也许是作坊中煮蚕茧的大锅太热,没一会儿马雨便开始不断地流汗,不只是他,其他三人虽然站的离锅很远,也觉得热气蒸得人难受。

陈掌柜和吴掌柜见马雨只是兜来兜去,一句懂行的话也说不出,相互看了一眼,心也全放了下来,看来这公子哥真是什么也不懂。

缫丝场里实在太热了,陈掌柜便给吴掌柜的打了个眼色,走至陈霜婷面前。

恭敬地说道:"六小姐,我看这里沈慕白沈公子也看不出什么来,要不我们现在便去存丝的房间看看吧?"

陈霜婷有些为难,不由看向马雨。

马雨却直接说道:"你们都在那里等我吧,我再看一会儿!"

陈、吴两个掌柜闻言马上退了出去,呆在这里实在太闷热。一出缫丝场,二人便喘了口粗气,这才缓解了胸闷,又用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径直向刚才存丝的房间走去。

陈霜婷却有些为难,想留下来,却一时不知马雨在忙碌什么,离开的话,又觉得让一个外人呆在自家的蚕丝生产之处不大合适。

"得马上做一套简易版的蚕丝检验标准才好!"马雨喃喃低语道。

他边看边问,一会儿便和几个缫丝妇女打成一片。后来干脆塞给一个年轻的小媳妇一锭银子,让她配合自己测量蚕丝。

先是从煮茧的大锅中来回挑选,又在缫丝踏车上拿着丝筐来回绕,就这样忙碌了近一个时辰,马雨才从缫丝场出来。

"六小姐,辛苦你了,让你陪了这么久,现在我们去存丝那里吧。"马雨感激地对站在门前的陈霜婷说道。

陈霜婷笑道:"倒是不辛苦,只是我有些好奇,不知沈公子刚才做的那些事是为了什么?"

马雨说道:"正如吴掌柜所说,我对蚕丝的事一窍不通,所以我要先知道哪种蚕丝是好,哪种蚕丝是坏。我有件事要拜托六小姐,刚才帮我做事的那位缫丝工,希望借给我,下面去存丝的地方,还得要她帮忙。"

这种小事,陈霜婷自然应诺,虽然陈掌柜才是这里直接管事的,但相信还不至于为此驳她的面子。

一个时辰,足够陈掌柜和吴掌柜将供给沈家蚕丝中最好的挑出来,摆在马雨面前。

陈掌柜指着桌上的十几束蚕丝,说道:"沈公子,看看这批丝如何?当然你不要用刚才供给主家的那些丝比较,毕竟那种丝可是价格贵了一倍了。"

这话一下便将马雨要说的话给堵住了,所谓"一分钱一分货",正常情况下,天下当然没有又好又贱的货。

当一看到那十几束蚕丝时,马雨眉头便皱了起来,不只是他,连陈霜婷都忍不住皱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些丝束颜色太暗了,灰蒙蒙的,就像是拿着蚕丝在淡墨中滚了一圈一样。与刚才见到的又白又透亮的蚕丝根本没法比!

但陈掌柜早将这话给堵死了,因为价格便宜,自然不能用给主家的那种上佳的蚕丝做比较了!

马雨心中暗叹,幸好自己提前做了准备,不然单凭眼力怕是很难点明这批丝有问题。你说不好,他说好,又没有一个标准可参考,吴掌柜再从中加把火,自己反会成理亏的一方。

"如果我要抽样,应该陈掌柜没意见吧?"马雨直接问道。

陈掌柜不解道:"抽样?沈公子能否说得再明白一点儿。"

马雨干脆用行动代替口舌,将存放蚕丝的筐,每十个划分为一组,从每组中随机拿出两束丝,一会儿便从中挑出几十卷出来。

这一下情况便看的更直接明了,几十卷蚕丝大小不一,颜色各异,有深灰,有浅灰,有的是偏黄色,还有些偏青色。

陈霜婷的脸色开始不好看起来,这欺人有点欺得太明显了,五顔六色还怎么纺成绸?陈掌柜毕竟是他陈家的人,虽说无商不奸,但这奸的有点欺诈的意味,便过了。

马雨一言不发地让随行的小媳妇,将从刚才的缫丝场拿来的丝束一卷卷地在桌上摆开。

马雨指着丝束说道:"陈家主家的丝按颜色分三个档次,这是最差一级,这是最好一级,两位掌柜和六小姐都可以看到,最差和最优的色差非常小。"

他又将存丝处的丝束按颜色粗略整理了一下:"我们再看看供给沈家的丝,按照色差怕是已经没法分级了,因为颜色的种类太多,分级毫无意义。之前二位掌柜摆出来的丝全算是最优的一级,而我随机挑出来的则是各级都有。最优与最差之间的色差就像天上的白云和地下的墨汁一样,试问这种丝纺在一起的绸,你们谁会穿?"

陈霜婷的脸色越发地难看,陈掌柜则脸色微微有点发红,吴掌柜却有些吃惊,想不通这废物公子哥怎么说话这么有条理起来。

但马雨的检测还没完,他又让小媳妇将之前在缫丝场中带来的绕丝筐拿来。

"六小姐、两位掌柜的,我们再来看丝长。这里是我刚才用陈家主家的蚕丝做的测试丝筐,只拿过来几个,缫丝场还有一些,大家若是对测试结果有疑义,可以将那些一并拿过来。"

马雨边说让小媳妇将几个从缫丝场带来的绕丝筐摆放在桌面上,三人还是不懂马雨在做什么,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这个绕丝筐一圈周长大约在一尺二左右,每绕一圈便计一个数,整卷丝全绕光得到的数再乘以圈长,便是丝长。陈家的蚕丝经过测试,平均长度在四百丈左右,这一卷是最短的,丝长为三百六十丈,这一卷为最长的,丝长为四百五十丈。"

这些数字一报出来,陈霜婷三人便不由惊呆了,虽然他们天天与丝打交道,但这样的测量却从没做过,蚕丝的长度他们也是头一次听说。

马雨又指导小媳妇将沈家的丝现场绕出来,这次倒没多绕,只绕了五卷便让她停下了,自己略一心算便有了答案。

"我从沈家的抽样的蚕丝中选了五卷出来,数据是这样的,最短的丝长为一百五十丈,最长的丝长为一百八十丈。平均丝长在一百六十五丈左右,沈家的丝大约只是陈家丝长的三分之一!"

陈、吴两位掌柜目瞪口呆,不知要如何应对。

"再看两家蚕丝断头的统计,陈家的丝二十卷丝中出现断头有三次,就是平均每七卷丝中会出现一次断头,而沈家的丝的情况是怎么样呢?是平均每卷中有三个断头!断头率沈家的丝是陈家的二十倍!"

陈掌柜越发的不安起来,不断地偷眼看向陈霜婷,而陈霜婷的脸色也越发地阴沉。

"再看丝重,由于丝束太轻,我便每种丝取了五十卷,取平均法算出丝束的平均重量。陈家的丝每卷重量为八钱,沈家的丝嘛,你们猜平均每卷丝的重量是多少?"

马雨嘴角的笑透着怪异的玩味,让陈掌柜不由更加心虚。

"大概二三钱吧,你刚才不是说沈家的丝是陈家的三分之一吗?这还要问!"吴掌柜虽然也心虚,但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这位公子哥掀不起什么风浪。

马雨冷笑道:"错了!是十钱!"

连陈霜婷也惊讶道:"十钱?怎么丝短了,重量反更多了?"

马雨说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供给沈家的丝太粗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了陈掌柜,说道:"陈掌柜,这种粗丝纺出的绸只会又厚又重,而且还是花花绿绿的,你会穿吗?"

陈掌柜张大着嘴,应答不上来。

吴掌柜忙打着圆场:"公子爷,你这套标准不知是从哪学来的,听都没听过!"

陈掌柜赶快补充道:"是啊,一分钱一分货……"

马雨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道:"众所周知,我们沈家只做高档丝绸,讲究的是薄如纱,透如纸。陈掌柜你却拿这种蚕丝让我们纺出又薄又透的丝绸,不知你觉得可能吗?!"

不等他有反应,马雨又盯着吴掌柜的眼睛,说道:"还有吴掌柜的,你当着六小姐和陈掌柜的面,是不是想告诉我,沈家进这批蚕丝很划算?"

吴掌柜想说什么,看了一眼陈霜婷,终于没敢说出口。除了马雨,这里的人都是蚕丝方面的行家,说话太离谱,只会让人看轻。

陈掌柜脸已变得通红,默默地从袖子抽出一张单据,推到马雨面前。

这是一张协议,类似于后世的合同。陈掌柜的将协议交出便表示双方的合作中止,之前的定金也会如数退回。

马雨暗松一口气,终于将沈家从崩溃的边缘又拉了回来。

其实所谓的"薄如纱,透如纸",不过是他现编出来的,他又哪里知道沈家丝绸是什么特点。

但有一点,身为商人的他却很有把握,就是没人会说自己生产的产品是低档货。

他经营网络平台多年,早习惯了各色商人的嘴脸,每家企业都说自己是做高档产品的,价格略高的就说是做奢侈品的,大路货的也会说自己生产中高档产品,没人会说自己只做地摊货!

故而他随口一句沈家只做高档丝绸,不论真假,吴掌柜都不能反驳。陈霜婷和陈掌柜不明就理,多半信以为真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