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6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如果一切时光还能回到当年。

当年的花滑届潜力新人陆铭铭还是个话都说不利索的萌娃,而当年的明沫也只有十六岁,正在自习课上悄悄捣鼓她的小生意。

"去跟2班的课代表说,只要她那边交上来的样文没有任何拼写语法错误,这次销售额就再多分她百分之五。"明沫回过身去,小声跟后排的任志宁说。

任志宁是个竹竿身材的男生,不知是没变声还是天生如此,声音比别的男生要细很多,乍一听像是女生说话:"不会赔本吗,你利润率本来就不高诶。"

"不会。"明沫劈里啪啦按完计算器,"这样我就省得找人校对了,校对也是成本啊!"

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十六岁的高中生明沫就已经掉到了钱眼儿里。

她从自己的短项--英语作文里,发掘了一项商机。

要想作文得高分,肯定就不能通篇全用低级词汇,一说到观点就是"Ithink",一说到好处就是"It'sverygood",但对于平时没积累的学生而言,高级词汇的运用也很难,靠查词典的话很有可能出现大词小用的情况,偷鸡不成蚀把米。

于是明沫联系了各班的英语课代表--每次从老师那把英语周记抱回来之后,找评分最高的几篇打到电脑里,她汇总起来,在学校后门的打印店里以批发价打出来,然后卖给需要的学生。

当然,这些写出范文的尖子生们也会收到相应的酬劳。

任志宁还要跟明沫说点什么,突然吓得闭嘴了,可怜巴巴地往旁边缩了缩。

与此同时是篮球哐地一声砸到桌子上的声音,一个声音在明沫背后响起来:"死娘炮,你又越界了。"

明沫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任志宁的同桌李泽逃课打篮球回来了。

以李泽为首的1班男生们一个赛一个的龙精虎猛,一下课就一窝蜂涌向篮球足球场,所以瘦弱的任志宁一直融不进去主流男生群体,一是他本身也更喜欢和女生们聊聊时尚杂志和情感话题,二是李泽他们对这种娘娘腔的妇女之友也极尽鄙夷。

李泽和任志宁是同桌,几乎把任志宁挤到了角落里,当任志宁为了和明沫说话稍微越过界一点的时候,李泽一找到由头,就会开足了马力欺负他。

明沫瞪了李泽一眼,但是有点无可奈何,毕竟各种班级活动上任志宁还是会被分到男生那边,她就算现在和李泽对吵,到时候也护不住任志宁。

"诶,这一期的英语作文集应该印好了。"明沫只能曲线救国,"小任和我一起去搬吧。"

其实并不需要出动两个人,不过起码能暂时让小任脱离李泽的怒火射程范围也好。

明沫拉着小任噔噔噔地顺着走廊这一侧的楼梯跑了下去,并不知道走廊那一边的尽头里,黑发白衣、满脸冷淡的少年正被父亲和老师领上来。

"这就是我们学校目前的情况。"带着父子俩参观完学校的女老师笑着指指1班的方向,"林展涵同学会进入高二1班学习,1班是理科重点班,带班的老师都非常有经验,我们要不要现在去见一下班主任?"

一旁的男人像是被从商务杂志里撕下来的一样,非常标准的精英风范,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子。

少年漆黑的瞳仁里充满了淡漠,就差没把"抵触"两个大字写到脑门上了。

男人不动声色地回过头来冲老师笑笑:"您辛苦了,我和孩子聊聊,然后再去办公室找您。"

打发走女老师后,男人面向少年:"已经同意你继续去冰场了,还不知足吗?"

林展涵看着楼梯的尽头,良久才开了口,说的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

"中国国内普高的课程安排我已经做了了解,这种情况下我根本不能保证训练量,适合我的是专门的体校。"林展涵面无表情地说,怒气全隐在眉心深处,"要保证水平的话我一周至少要上九节课,这还只包括上冰,陆上的体能训练也必须跟进。"

男人保持着风度,静静地听着,一时间没有说话。

这小子从美国回来还不到半年,稍微长一点复杂一点的句子就只能用英文说。

"你答应过我的,回国去体校……"林展涵加重了咬字。

"展寒。"男人打断他,说的是一口非常体面的普通话,只不过语速缓慢,似乎是为了照顾儿子的中文听力水平。

"你不是真想做运动员吧?"

"爸爸理解你的兴趣,运动是好事啊,爸爸也经常去打高尔夫。"

少年黑色的瞳仁彻底地冷了下来,他预感到男人要说什么了。

男人语气平稳地开导道:"但是喜欢不意味着要去当运动员,对吧?"

"怎么能去体校呢?那是读书读不通的傻小子们才去的地方,以后就靠卖傻力气吃饭--别人如果问我,我儿子在哪读书,我一回答是体校,人家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总归是瞧不上的--就连小珏那样读不懂书的料子,我也给送到私立中学里去了,咱家的孩子总归得要个体面。"男人循循善诱,"何况你应该也知道,运动员是干不了几年的,退役了之后拿什么挣钱?"

男人见林展涵不说话,以为自己的教导起效了,他乘胜追击,凑进一步,低声道:"小珏是个没脑子的,我那些业务就算留给他,他也能都给我做砸了……这些事情你不要担心,你是我大儿子,我该留的家业肯定一分不少地留给你。"

林展涵深吸了一口气,他最后看了一眼男人,黑眸如同冰封。

"Allisaboutthemoney."他冷笑起来,微微摇头,"suchafool."

下一秒,他不等男人回应,转身就走。

他的身后传来男人的恼羞成怒的声音:"你想读不想读都得在这,别忘了你现在监护人是我!"

林展涵的胸口起伏得激烈了起来,他头也不回,一路顺着楼梯往下走。

钱钱钱,都是钱。

十六岁的林展涵清高到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不染尘埃,觉得这世上只知道赚钱的人蠢和坏至少占了一样,然而就在他顺着楼梯往下走的时候,二楼公共教室的志愿指导讲座都能通过"小蜜蜂"扩音器往他耳朵里钻。

"计算机起点工资高啊……"

"金融待遇好……"

林展涵面无表情地想:"我就是要滑冰。"

在冰面上跳起来的那一瞬,腿上的肌肉将爆发力发挥到极点,腰背发力在空中扭转,整个身体既在剧烈的转速中,又仿佛沦入了一个纯净的空境。

林展涵的脑海沉浸在了对花滑的回忆里,再加上怒气使他下楼的速度异常迅捷,等发现前面有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哗啦一声响,他直接撞上了对面的女孩,刚打印好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林展涵愣了一下,赶紧蹲下身帮女孩把册子捡了起来。

他冰封一样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一点歉意:"sorry……"

然而明沫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林展涵,她发现这人好像之前从来没在学校里见过,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妨碍到明少女的商业头脑--

只见明沫立刻绽放八颗牙齿的客服笑容,热情洋溢地说:"帅哥!买英语作文集吗,收录一中实验班各位大神的高分作文,质量很有保证哦!一本只要9块9!"

林展涵:"……"

刚刚还要绅士道歉的陌生帅哥一秒恢复了冰山脸,面无表情地走了。

"Allisaboutthemoney."林展涵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少女甩在身后,咬牙切齿地想,"suchafool."

一想到接下来要成为同学的人都这么foolish,林展涵的心情就更糟糕了,他本来就天生携带生人勿近的冰冷气场,此时简直就是移动的冰雪城堡,谁靠近谁被冻死。

于是明沫再次见到林展涵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的林展涵。

"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学。"在自习课的尾声,班主任推开门走了进来。

然而大家伸长脖子望了半天,也没瞅见新同学在哪。

班主任也是登上了讲台才发现身后的人居然没跟进来,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赶紧冲门外招招手:"进来呀。"

啧啧,门都不敢进。

于是大家纷纷产生了心理预期,准备见到一个文静羞涩的新女同学。

……然后林展涵就插着兜走了进来。

一般像他这么个年纪的男生,如果斜挎着包还插个兜,那绝对是标准的又痞气又欠揍的不良少年形象,可惜林展涵被多年的花滑生涯和与之匹配的舞蹈练习塑造出了一副笔直挺拔的身形,哪怕站到垃圾车旁边都显得像是落难王子,痞气是痞气不起来的。

……于是只剩下了欠揍。

班主任老太太发表了一通欢迎陈词之后,叫新同学也介绍一下自己。

"林展涵。"

大家听到少年淡淡地说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就点了个头,漠然地站在原处。

大家面面相觑了十几秒,这才意识到他这是自我介绍完了。

明沫原本正在算自己今天的收入,听到骚动声才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发现这位就是楼道里撞了自己还黑脸离开的没礼貌大哥。

这是要成为同学了?

啧啧啧,明沫在心里感叹,她一直是主张和所有人处好关系的--毕竟"和气生财"嘛。但是这一位……恕明沫直言,她还真没啥想和他好好相处建立有爱同学情的愿望。

班主任老太太有心赶紧结束这一尴尬场面,于是指导林展涵:"林展涵同学选个座位吧。"

然后她转向班级众人:"大家为了新同学更好地融入班集体,有点谦让精神哈。"

1班在林展涵来之前是双数,大家都是按同桌坐的,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生。

林展涵看向下面。

莫名其妙地,明沫感到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不是吧??

明沫心里一紧,她现在的同桌是尽职尽责女班长,平时没少放水让她逃自习课去挣钱,她并不想失去这样一位深得民心的姐妹,换一个除了长得帅就也只剩长得帅了的奇怪陌生男。

……没办法,十六岁的明沫就是这样毫不开化。同龄女生的粉红少女心已经汪洋成海了,她这边还是撒哈拉大沙漠。

然而下一秒,林展涵走了下来,径直冲着明沫的方向。

明沫石化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林展涵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然后走了过去。

林展涵越过明沫,在明沫的身后站定。

明沫这才意识到她的身后一直没有消停过,李泽霸占着大部分的桌面,旁若无人地哼歌转笔,旁边的小任站着很小的一块地方,可怜巴巴地写着作业。

林展涵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李泽的桌子。

李泽之前一直心不在焉地塞着蓝牙耳机,此刻才意识到新同学走到了自己身边,他呆若木鸡地看向林展涵。

林展涵点了点头,语调冰冷平静:"可以么?"

李泽呆若木鸡地看向班主任老太太。

"啊,林展涵同学想要坐在那里么?"班主任老太太满面笑容,"那李泽你就搬到前面来好了,刚好讲台前面这块还能再设个单座。"

老太太慈祥的面孔之下露出了一丝狡黠:"也方便我更好地督促你学习。"

李泽目瞪口呆地摘下蓝牙耳机,他动作有点大,一颠之下桌子里偷藏的漫画书落了一地。

全班愣了两秒,然后一起哄堂笑了起来。

李泽本来上课就小动作颇多,然而又坐在最后头,难以被观察到,班主任一直没什么理由直接调他去前面,这下好了,李泽名正言顺进入官方特别关注席位。

大家都忙着对李泽幸灾乐祸,只有明沫悄无声息地用余光默默打量了一下林展涵。

林展涵依旧是面无表情地插着兜站在一边,没人能看出来他有什么想法,似乎这个位子也只是他扫了一眼之后,随随便便决定下来的。

李泽收拾好东西,灰溜溜地离开了,林展涵在位子上坐下,小任有点胆怯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笔袋往自己这边放了放……

林展涵停住了他的手,然后把小任的笔袋放到了他俩桌子的交界处。

"左边二分之一是我的,右边二分之一是你的。"他淡淡道。

然后他抬起眼睛来,黑而冷的瞳仁落在小任的手上,小任立刻紧张了起来--他戴了一个手链。

小任是双鱼座,手链是他亲手做的,碎的水钻穿成一条闪闪发光的链子,上面的人鱼图案有着温柔的轮廓。

李泽无数次地嘲笑过小任真是比女生更女生了,在娘炮中也是极品。

然而林展涵看了一眼,点点头。

然后明沫听到他用清冷的声音道:"很适合你。"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