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0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老太婆你还在这里坐着做什么,赶紧去给客人倒杯水啊。"李二龙一脸急切的看着葛翠芳,早不带东西晚不带东西,偏偏人家找上门了带不知道什么东西回来了。

葛翠芳连忙反应过来,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大娘,咱们也别藏着掖着了,你怀里的是肉。"陈泽站起身挡在葛翠芳面前,一脸肯定。低保户那个能舍得吃肉,恨不得把一份菜掰成好几份吃。

他也是从小穷大的,记忆中家里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土豆和白菜,每年收秋以后能吃点玉米,可玉米要卖钱,吃不上几根,肉根本就是奢求,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还是一点点肉沫,还没有吃就没有了。

葛翠芳见状,索性也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是肉没有错,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和老头子都有病,邻村有人家里办酒席,刚好我的小姐妹是邻村的,她见我们可怜就偷偷摸摸给我装了一点,趁着我过去输液给了我。怎么了,这也有错?"

袋子里的肉散发着香味,陈泽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不好意思大娘,是我错了,你们慢慢吃,我们先走了。"

他看了一下他们家的情况,以他们家里的条件也不像是能吃得起肉的样子,所以葛翠芳说的,陈泽相信了。

走访完李二龙家,他按照昨天标注的顺序走访。每家每户的情况都像是曹明说的那样,村子里的各项名额也属实,看来小泽村的村长是实打实的为村民办事儿。

唯独有几家的情况引起陈泽的注意,是他接下来照顾的对象。

"陶伟是吗?"陈泽看着坐在门槛上的男人,他看起来大概有三四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脚更是不拘小节的踩在地上,这会儿正闭着眼晒太阳,脚边的小狗也看不出原来的毛色。

听到声响,小狗站起身,摇晃着尾巴,懒洋洋的看着陈泽,它的模样倒是和它的主人十足的像。

"嗯。"陶伟眼睛掀开一条缝,有气无力的看着陈泽。

陈泽推开篱笆门,"我是村子里的扶贫书记,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吗?"

"没错。"

一间里外间的砖房,屋内连墙面都没有处理,就是原本的红砖,抬头还能看到屋顶的横梁。因为长期不打扫,满地灰尘,家具也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杂七杂八的东西随意的扔在地上,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陈泽没有看见做饭的地方,应该是在里面屋子,他也跟着陶伟的姿势蹲坐在门槛上,"你父母呢?"

陶伟就像是没有脊柱似得,整个人都软趴趴的靠着门,面对陈泽的提问抬眼看了他一眼,半响才说道:"我小时候他们就死了。"

陈泽一拍脑袋,这几天看的资料太多,有些对不上号。"对不起啊。"

"没什么对不起的,这事儿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陶伟自嘲的笑笑,就因为这个,不少人都说他天煞孤星,克死了父母。

"你也没有妻子吗?"

陶伟回头看了一眼屋内,苦笑一声,"就我这个条件谁会跟我。"

"那哥你就没有想过改变环境吗?你才30多岁,人生才进行了一半。"陈泽皱着眉头看向陶伟,他的头发因为长时间不剪已经打结,浑身更是散发着臭味,四周还有不少苍蝇爬在他身上,他也懒得挥手赶走。

"没有。"陶伟捡起一旁的石子儿丢向远处,面色丝毫看不出对后半辈子有所期待。

陈泽有些语结,半响,"你每天吃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

"是这样,我来你们家了解一下情况,能和我详细说说吗?"陈泽看着他这个模样心底很是无奈,他就像是滚轮,你推他走,你不推他就待在哪里。

他现在算是明白陶伟一个人为何家里还穷成这个样子,说好听点无欲无求,说难听点就是混吃等死。

陶伟不耐烦的翻个白眼,"有什么可说的,村子里不都吃这些,地里种的土豆玉米,偶尔去买点白菜萝卜,就这么吃呗。"

"你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泽感觉脚有些麻,索性站起身,"没什么别的意思,我看你四肢健全,怎么没有出去打工?"

"打什么工,这样有什么问题。"陶伟瞪了一眼陈泽,索性站起身朝着屋内走去。

陈泽也跟着走了进去,他这才看清楚屋子全貌,比他在外面看的还要脏,而且家里的东西大多数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你就打算这样一辈子?"陈泽皱着眉头看着陶伟,他自己身体健全属,却不愿意出去工作,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儿。

陶伟不知道在做什么,陈泽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不一会儿,他转过身,手里还拿着一个碗,上面还黏着别的东西,碗里放着一团白色的东西。

"你这是什么?"

"土豆。"

陈泽了然的点点头,"土豆蒸好,放点盐,是吗?"他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别的菜,就换着花样吃土豆和白菜。

"嗯。"说话间陶伟猛地往嘴里塞了一口,找到家里唯一的凳子坐下。

"你就吃这个吗?"他虽然长得矮小,可也是一个男人,就靠着这一点土豆哪能有力气。

陶伟点点头,"嗯,不然还能吃什么。"

陈泽见陶伟油盐不进的样子,决定先去找村长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好对症下药。"那你先吃着,我下次再来。"

他按照村民居住的地方挨家挨户走访,小泽村的村民大多数多配合。

"婶儿,我来了解一下情况,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在家吗?"

开门的女人穿着红色半袖,腿上是一条花裤子,此刻上下打量了一眼陈泽,"你就是村子里来的扶贫书记?"

"对,我叫陈泽。"

"我看你也不怎么样,这么年纪轻轻,能行吗?"

陈泽面对她的质疑也没有生气,笑笑,"年纪轻轻不代表没有能力,我也是贫困村出来的,我是真心带领小泽村脱贫,也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

"空话说的一套一套的,贫困村出来的就怎么了,要我说,能解决问题才是真有本事。"女人说完这话直接朝着屋内走去。

陈泽也不知道村民好端端的对他为何如此大的敌意,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进去简单了解一下情况。

他四下看了一眼,他们家情况看起来想对不错,泛黄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老旧的电视机,此刻开着正嗡嗡作响,里面的画面也跟着一跳一跳。

电视机的对面坐着两个老人,正安静的看着电视,也不知道看进去了没有,保持看望的动作很长时间。

据陈泽的了解,这两位老人是李莉的公公婆婆,老人岁数大了,耳朵不好,眼神也不太好,对于陈泽的到来没有太大的反应。

"婶儿,你们家是个什么情况?"

"你问这些做什么。"

陈泽双眼看向李莉,和善的笑笑,"我就是了解一下每家每户的情况,好针对你们的情况想出办法。"

"那行吧,你想了解什么情况。"李莉不耐烦的坐在凳子上看着陈泽。

经过一番询问,陈泽了解到,女人叫李莉,丈夫在外面打工,一年也回不来几趟,只是定时定点往家里打钱,独生女在镇上读初中,只有放假才回来。

"家里的开销都靠你丈夫吗?"陈泽一边询问一边在本子上勾勾画画,好把自己的想法写在上面。

"嗯,我要在家里照顾两个老人,还要管家里的地和鸡鸭,那有时间赚钱,倒是地里的庄稼买了能换一点钱。"随着和陈泽的交谈,李莉也没有那么排斥他,倒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不停的吐槽着自己的心酸。

陈泽点点头,村子里有不少人家劳动力都出去打工,可他们没有学历也没有特长,挣得也不多,仅仅够温饱。"那行婶儿,我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

他刚站起来,李莉冷哼一声,"也不知道这几个月是怎么搞的,他寄回来家里的钱越来越少了,女人上学又要花大价钱,我问他他也不说,就说挣得少了,我看他肯定是糊弄我,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稳定,怎么说少就少。"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