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06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村长,早。"陈泽一脸笑意的和曹明打着照顾。

曹明表情很淡漠的点点头,"嗯,你今儿有什么打算?"

"一会儿去走访一下村民,具体了解一下咱们小泽村的情况。婶儿,村长,你们吃了吗?"看着只有一双碗筷,陈泽皱着眉头询问道。

田慧笑笑,"我和你叔起的早,吃的也早,你放心,饭我们是单独给你准备出来的,别嫌弃。"

"怎么会,我是说我来的太迟了,我明儿早点过来。"第一天早陈泽也捉摸不透村长家吃饭的时间,都怪他昨晚儿稀里糊涂的也忘记问了,又怕打扰他们睡觉,晨跑结束才过来。

"不碍事,我们起的早,你们年轻人喜欢睡懒觉,多睡会,我们给你留着就是。"

陈泽摇摇头,"那怎么能行,而且我这养成了晨跑的毛病,晨跑完才过来,我明儿早点结束就行。"他可没有去主人家吃饭还迟到的毛病。

"年轻人有你这个习惯的可不多了。"

"早上运动一下,一整天脑子都是清醒的。"

田慧和村子里大多数妇女不一样,说话温温柔柔,笑起来眼睛迷城一条缝,就像是他母亲一样,给陈泽的感觉十分亲切。

"这个习惯不错,多运动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到是不奢求,就是想着有个好身体。"身体是革命本钱,身体要是塌了,说什么也是白搭。

"你这个想法不错,越是岁数大了越是知道健康身体的重要性。"

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吃饭,一顿早饭吃的十分愉悦。等吃过早饭,陈泽主动收好碗筷。

见陈泽动手,田慧连忙上前阻拦,"你快放下,我来就行。"

"我来吧婶儿,这些活我在家里也经常做,熟悉,你和叔在这里坐着。"陈泽躲开田慧的手朝厨房走去,田慧连忙跟过来,"你快去坐着,那有让你洗碗的道理。"

"我吃了饭洗个碗怎么了,婶儿,你快去坐着。"陈泽把田慧推出去,不一会儿就洗好碗筷走了出来。

田慧看着他越看越喜欢,"你啊,这些活儿我来就行。"

"这不是什么个问题。"从他懂事开始,就帮着母亲一起干活,这些东西他已经习惯了。

"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走访。"一直安静听着两人讲话的曹明开了口。

陈泽也没有拒绝,点点头,"成。"

昨天陈泽已经规划好,两人一出门,就朝着李二龙家走去。李二龙家看起来还算可以,三间砖房,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据他了解,房子是为了他儿子结婚盖起的,也因此欠了一屁股债。

"李二龙,在家吗?"

说话间曹明朝着屋内走去,掀开门帘就看见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听见有声响坐起身,"村长,你怎么过来了?"

"我和咱们村的扶贫书记过来看看你,你身体感觉怎么样?"

陈泽四下看了一眼,家里的情况一目了然,一张破旧的床,一张黄色桌子,上面用旧日历铺着,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日常用品。

李二龙咳嗽一声,作势要下床,曹明连忙说道:"你这腿不对劲就躺着吧。"

陈泽看着李二龙掀被子准备下床的动作眼底闪过一抹探究,他多少也从曹明嘴里听说了点,可具体的情况还得问清楚。"叔儿,你这是腿具体是什么情况?"

"老毛病了,一到下雨天和阴冷天腿就疼,听医生说好像是什么风湿,这不这段时间时不时的下雨,腿疼的站不起来,你们可别见怪。"

"这有什么见怪的,起不来你躺着就是,我就是和扶贫书记过来看看你。"

"你这个病可是一件麻烦事,多少年了?有看医生吗?"

"差不多五年了吧,有看医生,可这个病哪能看好,只能一直吃着药。"李二龙轻轻揉捏着自己的腿,"你说穷人得个病就已经够难了,还得了这种麻烦的病,这不是要命嘛,可这不吃药,又疼的没办法。"

"五年就没有一点好转吗?"

李二龙嘴里还带着一丝苦笑,"平常还能走路,可这段时间梅雨天,实在是难受的不能下地。"

"你这病离不开人,你老伴儿呢?"

李二狗头也不抬,"去邻村打麻……"他突然想到什么,快速道:"去邻村的诊所打点滴去了,年纪大了身子弱,医生说得输液。"

"叔,你们家这个情况,每年花费不少钱,咱们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吗?"

"农村医疗合作保险?"

看着李二龙眼底的疑惑,陈泽扭头看向曹明,眼底带着深究,"村长,新农村医保政策你没有和大家伙说吗?一年两百多,有这个保险,住院按照相关比例报销,就连门诊拿药只要是规定的药品也能报销,相当惠民。"

如果靠他根本无力改变小泽村村民现状,更别说是扶贫脱贫,他要做的,就是把国家针对贫困村的惠民政策落实下去,积极配合国家政策,进而帮助小泽村摘掉脱贫的帽子。

"你说的农村医疗合作保险政策我在喇叭里广播了好久,可大部分人都缴纳了,还有一些不愿意,我总不能强按着村民去做吧。"

"他们不愿意的理由是什么?毕竟谁家都有个头疼脑热。"

曹明叹口气,"不愿意的理由是没钱,家里实在拿不出。像这种没有缴纳的家庭多半是村子里的贫困户和五保户。要我说,小泽村的经济上不来,这些人有心也无力。"

"这个情况我知道了,李叔,你们家这个情况,你也没有缴纳吗?"

李二龙摆摆手,"我们倒是想交,可哪里有钱,我和老太婆身体本来就不好,吃药看病花费不少钱,儿子和儿媳也不管我们。"

"我听村长说你家儿子三年前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和家里联系过,是真的吗?"

"是。"提到那个不孝子,李二龙的眼底满是恨,"我养了他二十多年,用尽积蓄给他取了媳妇,可谁也没有想到,他结婚以后和媳妇出去打工,这一打工就再也没有回来。"

陈泽眉头微皱,"走了就再也没有联系吗?"

"嗯,怕是他着急想离开这个家,觉得这个家里穷,容不下他。"

曹明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老头子,你是不知道今天有个老太婆有多讨厌,非得给我挑毛病,简直气死我,下次有她没我,有我没她。"说话间一个穿着碎花衣衫的老太婆走了进来。

"你叫嚷什么,没有看见家里情况吗?"床上李二龙不停的给来人打眼色,可葛翠芳丝毫没有注意道,一个劲儿的吐槽着,"就没有见过这么执拗的老太婆,一天的好心情都被她破坏了。"

葛翠芳走到床边,这才注意到床边坐着两个人,屋子当中的马扎上还坐着吴二狗,她眼底闪过一抹不自在,"村长,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说说你能干个什么,这么大活人都看不见。"李二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葛翠芳,"你这身体不舒服,刚输了液,赶紧做会休息休息。"

"输……"话音刚起,葛翠芳像是想起什么,连忙摆动着手,"对对对,输液输累了,我先休息会。"

不光是陈泽感觉到异样,就连曹明也觉得不对劲,她现在的模样和口气可不像是去输液。

"大娘,你这怀里揣着是什么?"

葛翠芳手腕不由自主用力,摇头,"没什么,医生给开的药。"

"我看这可不像啊,你拿出来我们看看。"

"我说了是药就是药,你这娃儿怎么就不听。"葛翠芳这才注意到陈泽,"你是谁?你怎么在我们家。"

"我是小泽村的扶贫书记,陈泽。大娘,你这怀里到底是什么?我怎么闻着一股香味儿。"陈泽眼底充满探究。

"你这不说还没有感觉,一说我也闻见了一股香味儿,好像是肉。"曹明说话间还不停抖动着鼻子,"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也就过年过节能吃个肉,这都好久没吃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陈泽见葛翠芳躲躲闪闪,脸色也阴沉下来,"大娘,把你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是啊,你说是药我们看看。"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