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0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就是上面派来的干部?"一个面庞黝黑,身材壮实的汉子闯进戴岳的办公室瞪着眼睛问到。

戴岳站起身来应到:"老乡,我是镇上派来的,你有什么事吗?"

汉子大喇喇的坐在陈飞宇对面:"村里征地款的事已经拖了两三年,什么时候能给解决?"

戴岳微微皱眉,来之前做过功课,刘集村的征地补偿款因为村民的纷争迟迟不能下发,之前两任驻村干部都没能解决这个事情,没想到才上班第一天就有村民因为这个找上了门。

刘集村是个典型的南方农村,村民们以姓群居。

七个村民小组六个姓,当中以刘姓为最大,占着其中两个小组。

以前村民投票选村主任的时候,因为刘姓人口最多,所以村长一职一直由刘姓人担任。

其实穷乡僻壤的谁做主任都无所谓,但刘集村近来时来运转,因为国道改道恰巧从村里经过征收了大量的农田,原本平静的乡村瞬时沸腾。

每个姓都为了能多分点利益,村主任一职转眼就成了香饽饽,相互之间不管明里暗里争斗不断。

先前刘姓的村主任走夜路的时候被人打了两闷棍,躺在医院半个月才出院,出院之后因为害怕便辞去了主任一职。

后来换了何姓的人做主任,没想到他家的稻谷在收割的前一晚被人淋上汽油一把火给烧了,全年的口粮只能靠买。如果继续做下去不知道还要面临什么损失,何主任干脆也辞职认栽。

连续两次这样之后,没人愿意出来选村主任,村里的事情不能没人管理,于是镇上指派了驻村干部。第一任干部来了之后事情不仅没能得到解决,反而还挨了不少打,最后他是鼻青脸肿含着眼泪离开。

第二任干部来的时候,镇上给村民做过规劝,村民倒是不打人了,但全都搞非暴力不合作,工作完全不能开展,只能憋着一肚子气回去。

"啪,"汉子拍了下桌面将戴岳从思索中拉回来:"问你话呢,你聋了吗?"

戴岳微微一笑:"这个事情好解决得很,我打算在最近几天召开村民大会,宣布补偿款的分发方式。"

汉子有些狐疑:"拖了几年,几任村主任都没能解决的事情,你可以解决?别是敷衍我吧。"

戴岳问到:"老乡,你叫什么名字?"

汉子说到:"怎么地,问到名字了好给我穿小鞋?"

戴岳笑到:"那哪能呢,我只是想让你帮忙传个话,半个月之内如果不能解决补偿款的事,不用你们打,也不用你们不合作,我自己走。"

"爽快,"汉子说到:"我叫刘德成,刘集一组的,我保证两个小时之内你这个承诺刘集村所有人都会知道。"说罢仍旧是大喇喇的转身出门而去。

原来这个汉子是刘姓,补偿款纷争几年到现在,实际上其他的姓只要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就行,只剩下刘姓和何姓还在争斗不休。

纷争的中心是刘姓一个叫刘德才的,刘德才在十多年前因为做生意赚了点钱,从村里迁到了城里。虽然人迁了出去,但户口却还在村里,而且农田仍保留着由他的兄弟在种,每年该交的钱一分也没少。

但零四年之后国家取消了农业税,村里对农田重新进行了划分,刘德才因为孩子读书的原因,仅仅只保留自己的户口,将家里其他成员的户口都给迁到了城里,地也一分没要。

国道开建之初,孩子们已经读大学了,城里户口已经没用,刘德才瞅准机会将全家的户口给迁了回来。因为他是户主,户口回迁根本没遇到一点阻力,就等着征地补偿款下来之后按户口分钱呢。

这样一来何姓人就不答应了,凭什么好处全给你占了?补偿款是以地亩下发,多一个人村民们就得少分一点,他们便主张以地分钱,据说同意按户口分钱的刘姓主任的闷棍就是何姓人打的;出于报复,刘姓人烧了何姓主任的稻谷。这样一来,两姓就成了仇家。刘姓虽然人多,但何姓得到其他姓的支持,两姓斗得旗鼓相当。

戴岳也是农村长大,农村人纷争多,但大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杀不够杀判不够判,而且很多事情错综复杂,只能按照公理来。

如果按照公理来的话,刘德才一家人只有他本人有资格分这个补偿款。虽然他的家人加入进来之后其他刘姓人会少分一点,但总数上刘姓人是占便宜的,这才符合刘集村第一大姓的威望,所以都不用他出面,刘姓其他的兄弟也会替他去争,这也是为什么第一天上任刘德成就迫不及待找上门的原因,他是想来探个口风。

虽然了解了这些事实,但刘德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必须要了解之后才好对症下药。

想到这里,戴岳给刘德才所在的二组组长刘德荣去了个电话,刘德荣接到电话,不咸不淡的回到:"我在地里割豆子呢,等我割完这亩地马上去大队部报到听从你的指示。"

戴岳吸了口气,嘴巴撇了几下,只能松口气到:"好的,我等你。"

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刘德荣才不紧不慢的来到大队部,推开戴岳的办公室门:"戴主任,你找我?家里几亩地的豆子快炸在地里了,不赶紧收不行。"

这似乎是个理由,先前在镇上开会的时候,镇里为戴岳做过介绍,当时刘集村的干部都保证配合戴岳的工作,来了才知道是这个配合法。

戴岳上前给刘德荣倒了杯水:"没事,反正第一天来也没什么工作,不耽误你农忙才是正事。"

刘德荣接过水跷个二郎腿在戴岳面前坐下:"找我干嘛呢?"

戴岳目光放空,只当做没看到刘德荣的二郎腿:"刘组长,刘德才你应该认识吧,是你的本家兄弟?"

刘德荣淡淡到:"认识是认识,一个村里的嘛,不过他很早就搬出去了,所以不很熟,戴主任打听他干嘛?"

戴岳微微皱眉:"听说刘集村的征地补偿款分发不下去,和刘德才有很大关系?"

刘德荣面色一变,放下二郎腿:"你听谁说的呢?"

戴岳也轻轻翻了下眼珠:"我在镇上的时候就听到不少传言,刘德才钻空子多分补偿款。"

"放屁,"刘德荣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是不是又有人在乱嚼舌根?你把人交出来。"

戴岳慢慢的站起身:"刘组长,你现在是以刘德才本家的身份,还是以村民组长的身份跟我说话?"

刘德荣歪着头:"刘德才本家怎么样?村民组长又怎么样?"

戴岳说到:"如果是刘德才本家,我可以好好跟你掰扯一下补偿款分发的道理,如果是村民组长,我是你的上级,你应该如实的向我汇报工作。"

"哎哟,"刘德荣阴阳怪气的到:"戴主任好大的官威啊。"

戴岳深吸一口气:"这不是什么官威,你身为村民组长,多次在镇里开会教导,思想觉悟该要比一般村民要高。现在我到村里来,当务之急是解决拖了几年的补偿款,你作为村民组长,有义务配合我的工作。"

刘德荣嗤笑一声:"可我和刘德才不熟,你总不能逼着我跟他熟吧。"

戴岳说到:"作为村民组长,你怎么能和村民不熟呢?"

刘德荣并不示弱:"刘德才很早就搬出去了,我怎么熟?"

"既然搬出去了,"戴岳慢慢坐下:"那就没有权力分此次的征地补偿款。"

"放屁,"刘德荣刚准备跟着坐下,马上又弹了起来:"刘德才只是不在本村居住,户口可还在村里呢。"

戴岳微微皱眉:"现在很多地方入户口,必须有本地多年的纳税证明,水、电、燃气缴费证明,刘德才将户口挂在村里,不仅没为村里做一点贡献,现在有了利益却抢上来,这说得过去吗?"

刘德荣说到:"什么说不说得过去?这世上说不过去的事情多了,怎么偏偏到咱这儿就一定要被人阻止?"

戴岳淡淡一笑:"刘组长,你知道什么叫少数服从多数吗?"

刘德荣回到:"刘德才是二组村民,我二组并没有一个人反对这件事,连少数都没有。"

戴岳说到:"可刘集村不止有二组,还是一三四五六七组,除了一组之外,另外的五个组都反对这件事。包括你们一二组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很多人都是碍于一个祖宗不好说而已。"

"你从哪儿得到的这些消息?"刘德荣有些警觉。

戴岳在心里轻轻一笑,他哪会有这些消息,不过只是从小也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知道同姓对外的时候很团结,但内部利益冲突的时候一样会有倾轧。

"你别管我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戴岳问到:"你就说有没有这样的事吧。"

"没有。"刘德荣说完看了看天花板,接着又看着自己的脚尖。

戴岳不说话,只笑看着刘德荣的额头。

刘德荣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戴岳全身放松的往后一靠:"没怎么。"接着仍只是看着刘德荣的额头,继续保持沉默。

刘德荣有些绷不住了:"就算有这样的事又怎么样?不过是几个不识大体,只计算自家蝇头小利的人,大多数人还是支持刘德才全家都分补偿款的。"

戴岳淡淡一笑,这个心理小妙招是他很早在书上看到的,如果有人撒谎,只要盯着他的额头看,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的人一定会不打自招。

"什么叫计算自家蝇头小利?"戴岳不以为然:"这次补偿款咱们必须让每个人都领得心安理得心服口服,不能为了所谓的宗族利益而损害农户的利益。农田是农民的命根子,为了支持国家建设,他们毫无怨言的将土地贡献出来,咱们可不能做什么亏心的事情让他们利益受损。"

戴岳一直说得有礼有节,而且看样子并不怕事。刘德荣不知该怎么应对,他只能使出杀手锏,非暴力不合作:"戴主任,我没读什么书,不会你那些高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