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0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二组组长刘德荣连续几天偷摸跑到大队部,都没看到驻村干部戴岳的人儿。他私底下和刘德才联系过,得知戴岳在刘德才那儿碰到了软钉子,完全无计可施。兄弟俩约定好,一软一硬,软硬兼施,一定要把这笔补偿款弄到手。

刚出大队部,刘德荣遇上了刘德成:"德成,你来干啥呢。"

刘德成抬头:"德荣哥啊,我来大队部讨个信儿,那新来的干部不是说半个月解决补偿款的事吗,我看他准备得怎么样了。"

"切,人都不在,"刘德荣冷笑:"怕是无计可施,所以不敢来了吧。"

刘德成呵呵一笑:"我就说嘛,刘集村各姓之间的事情,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更何况一个刚出社会的娃娃,他能懂什么。"

刘德荣正色到:"德成,不管其他姓怎么想,刘集村之所以叫刘集村,是因为咱们刘家才是第一大姓,作为刘家人这一次你怎么着也得共同进退,保持咱第一大姓的权威。"

"放心吧,"刘德成说到:"还不是你德荣哥指哪儿我就打哪儿。"

此刻,连续几天不到岗的戴岳正坐在省城大学西门外的咖啡厅,说起来自从毕业之后就没回过这儿,故地重游他却不能有丝毫感慨,而是在焦急的等人。

上次去刘德才家中知道他的儿子刘子龙在省城大学读书,恰巧戴岳也是毕业于省城大学。刘德才那种老江湖戴岳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寄望于刘子龙,希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能够通情达理一些,出面说服他那善于钻营的爸爸。

好在还有不少同学留在学校,通过他们的打听,得知刘子龙确实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不仅是班上的团委,还是所在系的学生会会长,平常的学习生活非常有上进心。

就在戴岳正焦急的时候,一个瘦瘦高高,戴着黑框眼镜,浑身散发出书卷气学生模样的人进门之后观望一会,径直来到他的桌前:"你是戴岳学长?"

戴岳起身伸手:"刘子龙?"

俩人握了握手,戴岳伸手致意:"坐。"

他们这一代人都是不太善于客套的,坐定之后戴岳开门见山:"我是刘集村新上任的驻村干部..."

"哦?"刘子龙打断戴岳:"可是我爸或者是我的叔叔伯伯在村里犯了什么错误?"

戴岳淡淡一笑:"怎么你认为我来找你是因为他们犯错了吗?"

刘子龙坦陈到:"学长,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对刘集村的印象并不好,每次有叔叔伯伯来我家,都是说些和其他姓争利益的事情,对于他们那种鸡毛蒜皮的尔虞我诈,我觉得挺可笑的,但他们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戴岳说到:"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上一辈人基本都是在贫困中长大,因为生存环境的原因造成你所说的那种鸡毛蒜皮的尔虞我诈其实也是正常的。不过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鸡毛蒜皮,而是好几万块钱。"

接着戴岳将事情的原委讲了讲,刘子龙当即拍案拨通了刘德才的电话:"爸,咱老家征地补偿是怎么回事呢?"

刘德才毫不在乎:"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好好读书就行了。"

刘子龙皱眉到:"我听说你为了多分补偿款,将咱全家的户口都迁了回去,然后其他的村民不同意,导致这笔款子拖了几年了?"

刘德才怔了一下:"你听谁说的呢?"

刘子龙说到:"你别管我听谁说的,你就不怕人家戳咱脊梁骨吗?"

"废话,"刘德才喝到:"我就是不要这七八万块钱,你以为其他姓就不会戳咱脊梁骨?"

刘子龙的语气软了些:"爸,从小你就教我不义之财不可取,怎么到你这儿就要吃干占尽呢?"

刘德才说到:"这怎么叫吃干占尽?有哪条规矩不允许这么做吗?"

刘子龙再次皱眉:"如果允许的话,为什么拖了几年都分发不下来?"

刘德才冷哼一声:"这不过是其他姓要和咱刘家较劲罢了,咱且拖着,看谁熬得过谁。"

刘子龙劝到:"爸,这钱咱还是放弃吧,别因为咱一家的自私自利而损害了大家的利益,以后回村都得低着头。"

刘德才冷笑:"你狗曰的是崽卖爷田不心疼,我和你妈起早贪黑一年也才能攒这么多钱,你一句话就要我放弃?"

刘子龙说到:"这本就不是咱家的,靠着欺压别人得到的利益拿到手也不会心安。"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刘德才说到:"这个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只管好好读书有出息搬到大城市就行,家里的事不需要你操心,有人来买烧鸭,不和你说了。"

电话被挂断,刘子龙看着戴岳无奈的笑笑,戴岳深吸一口气:"不行我再想其他办法吧,别因为这个事影响了你们父子的关系。"

刘子龙起身到:"学长,谢谢你的理解,这件事情完全是我家的错,我会想办法说服父亲放弃的。"

从省城无功而返,戴岳又尝试去和刘德才谈谈,但刘德才依然是那副态度,不争不吵,抱定户口在村里就一定要分钱的原则和戴岳迂回周旋。

至于二组组长刘德荣,他口头上同意戴岳的要求帮着劝说刘德才,但身体一动不动,逼得稍微急一些他就要撂挑子不干,总不能说事情没解决就先开人吧,那样矛盾会越激越大,戴岳只能一忍再忍。

其他刘姓村民戴岳也打听过,确实有人不愿意刘德才全家参与分钱,毕竟把这些钱拿出来每家又可以多分千把块。千把块虽然不多,但也是钱嘛,不过没有谁敢冒大不韪为这千把块去出头劝说。

眼看半月之期就要到来,刘姓人趾高气扬的等着看戴岳的笑话,其他姓没有谁觉得戴岳是在为他们谋福利,因为那本来就是他们应得的,坐看戴岳和刘姓争斗吃瓜不是更爽?

明天就是村民大会召开的日子,戴岳实在忍不住给刘子龙去了个电话:"子龙,事情劝说得怎么样了?"

刘子龙应了声:"学长,这段时间学生会的事情比较忙,我还没时间回家,等我抽空回家了一定把事情办好。"

"可明天就要召开村民大会了。"戴岳有些焦急。

"学长,我在开会,不方便长时间接电话,有空再说吧。"

电话被匆匆挂断,戴岳咬咬牙,既然这样,那就硬来吧,打闷棍也好,烧粮食也罢,绝不能让钻空子的占便宜。

刘集村村民大会在大队部前的空地,或者叫广场上如期举行,因为涉及到补偿款分发,基本上在家的村民都来了,一时间广场上人头攒动。虽然摩肩擦踵的有些人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但人群还是泾渭分明的形成六大块,其中最前面刘姓人一看就是人丁兴旺,来的人至少是其他姓的两倍。戴岳在刘姓人群里观察一会,并没有看到刘德才的身影。

村民大会主席台设在大队部的台阶上,说是主席台,其实也就是摆了几张桌子。桌子正中坐着戴岳,两旁拱卫着各组组长,治保主任,妇女主任等村里的头头脑脑。

九时整,村民大会正式开幕,奏国歌的时候戴岳特地留心了一下,虽然部分人平常有些粗鄙,但这个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是庄严肃穆,好多昏黄的眼珠里闪现出往日不曾有的神采。

国歌结束之后好一会儿,村民们仍在回味刚才的感觉。大会主持,村治保主任何元武起身到:"现在有请驻村主任戴岳同志讲话。"

好在戴岳以前在学生会是见过世面的,面对底下黑压压的村民并不怯场,他知道这些村民没人在意什么工作报告,他们来的原因只关心钱的事解决没有。

想到这里,戴岳清了清喉咙:"乡亲们,我是初来乍到,和大家还不算熟,所以我没什么好客套的,现在我就宣布大家最关心的事情,补偿款的分发方式。"

没想到这个娃娃这么直接,交头接耳的村民们立即静下来竖起耳朵。戴岳深吸一口气:"征地当年刘集村共有村民一千七百八十三人,当年离世三人。按照规定,这三人依然享有分发补偿款的权力。根据补偿款的数目,平均分发到每人是二万四千八百七十八元,这笔钱将直接划到大家的粮食补贴账户,希望大家拿到钱之后能够好好利用,让我们的生活更上一个台阶。"

话音才落,底下坐着的刘德成冲到主席台前质问到:"村里不是有一千七百八十六人吗,为什么会少三个人?"

戴岳定定的答到:"周菊英,刘子龙,刘子姝三人是征地当年户口回迁,没有分发补偿款的资格。"

"放屁,"刘德成一脚踢翻了桌子:"死人都有资格分钱,他们三人就不是刘集村的人?"

戴岳让到一边:"这属于钻政策空子,即使是刘集村人也没资格分钱。"

刘德成喝问到:"谁规定的?"

戴岳站直身子:"我规定的。"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刘德成一个耳光扇过来,戴岳低头躲避不及,头顶结实的挨了一下。

此时其他刘姓人冲上前围住戴岳纷纷喝骂:"狗曰的这是欺负我刘家没人呢,弄死这狗曰的。"

戴岳陷入包围圈,退无可退,横下一条心大声到:"我没有欺负任何人,只是按照公理办事,钱是一定要这样分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刘德成一脚将戴岳踹倒在地:"狗曰的还敢嘴硬。"接着其他人也跟着上脚,戴岳只能双手抱头惨叫。

"住手,全都住手。"外围有人拼命拉开踢打的人,接着蹲下来将戴岳扶起。

戴岳定定神,发现扶住自己的正是刘子龙,他身旁还站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

刘德成上前到:"子龙,这狗曰的干部不分钱给你家,我们在教训他呢,你拉我们干什么。"

刘子龙喝到:"德成叔,你们殴打国家干部,这是犯法的知道吗?"

刘德成讪讪到:"这孩子,咋说话呢。"

刘子龙并不理他,转身大喝到:"各位刘家的叔叔伯伯,我谢谢你们大家维护我家的利益,但这次征地补偿款,我和我妹妹刘子姝,以及我妈周菊英是没有资格分配的。现在带着我妹前来就是向大家说明情况,由于我父亲的愚昧导致大家利益受损,我在此表示深深的歉意。"

说到这里刘子龙深深的鞠了一躬,广场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其他姓的人纷纷赞叹:"读过书命事理的人就是不一样。","这孩子格局不错,能成大事儿。"...

二组组长刘德荣将刘子龙拉过一边:"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回去叫你爸爸来。"

刘子龙说到:"我已经年满十八岁,有参加村民大会的资格,而且属于完全民事责任人,不需要我爸替我做主。"接着他掏出一张纸条:"这是我妈放弃补偿款的声明。"

刘德荣冷声到:"你不是户主,叫户主来。"

刘子龙反问到:"德荣叔,我杀人了只枪毙我爸可以吗?"

"这..."刘德荣愣在当场。

此时刘姓一些对多几人分钱有些微词的人上前到:"德荣,他自家都放弃了,你还争个什么劲?"

听到这话,刘德荣和刘德成如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坐在一旁。

戴岳过来紧紧的握住刘子龙的手:"谢谢,谢谢。"

刘子龙说到:"学长,我们互勉,我还要感谢你坚持原则,避免我家被人戳脊梁骨呢。"

刘子龙能够主动放弃补偿款并道歉,这是个打破和其他家族壁垒的好机会,戴岳说到:"子龙,你再说两句吧。"接着他上前压了压手,村民们迅速安静下来。

刘子龙稍微思索一下,上前到:"乡亲们,上次戴岳学长找过我之后,我思考了很久,确实因为很多人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出生,所以导致了他们锱铢必较的性格,比如我爸。"听到这话,底下瞬时哄堂大笑。

刘子龙接着说到:"但像我爸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我年纪不大,但接触的大多数人都是乐于助人与人为善的,我相信在场的各位叔叔伯伯也是这样的人。当然了,我年纪小,见识不如各位叔叔伯伯,没资格点评大家。但我看到在场有好几位和我上下年纪的人,我有几句话要送给大家。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环境的原因和我爸一样锱铢必较,眼光向前看,不必听那些自私自利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生,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虫,也可以在夜幕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好。"底下的村民纷纷鼓掌。

戴岳上前到:"正如子龙所说,大家虽然姓氏不同,但都是刘集村的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发光发热,互帮互助,咱们一定能创造一个三个合尚有水喝的新农村。"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