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09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陆为民和仇路在野地里撒了一泡尿,朝着二大队和三大队去。

"村子里养羊的人多么?"陆为民注意到白河两岸的牲畜粪便。

"多啊,不仅仅是羊、牛、绿,驴和骡子都有,家家户户都是老把式,他们就靠着这个吃饭,以前这白河水清澈,两岸村民都会在此处放羊,可是这几十年来,久而久之杂草丛生,也没个人管理,粪便遍地……"仇路还不清楚陆为民的意思,错以为他是有想搞牧场的想法。

陆为民打断道:"下来把每一户的家禽家畜饲养情况记录一下,你去做这个工作,让人尽快打印几份表出来,我要用。"

"没问题陆书记,是要开养殖场了么还是……"仇路有些兴奋,他现在已经准备跟着陆为民干了,想提前做点事,好给第一书记留下好印象。

"当务之急还是把麦田着火的事情解决,好事不怕晚,你说的养殖场有待考虑,这些年村里还有人开采石场没?"

"采石场?倒还是有一家在开着,不过那生意也是半死不活的吊着,您是知道的,咱们村里这路太难走,从村里到青石镇和山阳县必然要从村口的土路和山径经过。

他娘的,说起来俺就生气陆书记,如果不是这条路害了青石村的乡亲,别的我仇路不敢说,光咱们青石村这青石和条石,那也是远近闻名啊,背靠大山,哪里有咱们这么好的环境条件。"仇路像是芝麻倒豆子似的,一张口就停不下来。

陆为民越听脸上笑意越浓厚。

他是有意挑起这个话头,就是想先听听仇路的意见,再看看村里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从口袋拿出烟,散了一根给仇路。

"有没有想过修路啊?"

"修路?"仇路一愣,旋即摇摇头,又看着陆为民。

"这么多年了,路要能修好早修了,没钱、穷啊陆书记,真的穷,我都想卖沟子了,您看咱们村这个生活条件,村上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一年连万把块钱都攒不到!"

"这不我来了,老仇,愚公移山,太行可通,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陆为民拍了拍仇路的肩膀。

仇路一咬牙,再三看着陆为民,把烟头一灭道:"怕球咧!今个这事,我仇路服您,三天您把赔偿金要到,我任凭您派遣陆书记,您真要修路,我仇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那时候只要您一声令下!"

"你觉得修路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村委会多少人能同意,村民们呢?"陆为民吐出一个烟圈。

"修路肯定是个好事,最大的困难我觉得还是钱的问题,有钱了,找专业技术人员,设计图纸,成本上么,咱们也能自发鼓动村民来参与修路,自食其力,这样一来成本就能降低不少,至于村委会陆书记是担心高支书么。

其实修路这个事高支书以前上任也提过,只是真的拿不出钱,他也无能为力啊。说白了,都是青石村长大的老人,谁不希望俺家乡好呢?"仇路说出了心里话。

"是啊,谁不希望俺家乡好啊。"陆为民喃喃自语,重复这话。

看到前面突兀而起的大山,还有巨石堆上搭建的厂房和挖掘机,零散的凿石设备,只是没有人影,一旁的碎石堆里埋着一块破旧的木牌,相比起来寒酸了太多。

陆为民慢慢走上台阶,上去将破木牌再次捡了起来,吹了一口气,用手抹了抹,几个清晰可见的描黑大字又再次显露在阳光下:大鹏条石场!

"真是有些可惜了,成也萧何败萧何,多好的资源却没有被人开发,只能埋没在这大山深处咯。"

柴门里的狼狗见到生人,一个劲的吠着,惊醒了熟睡中的赵大鹏,他从偏房里走出来,仍旧睡眼惺忪的样子,见到两个人影朝自己走过来,仇路把狗叫住,斥了两声,狼狗便呜呜地端坐在地上。

其中一人赵大鹏认得,是村里的治安大队长仇路,另一个看似年轻的就没见过了,不过也没多想,因为条石场来的生人一般多是县里某建筑工地老板,有可能是来看石料的。青石村的条石场产料极慢,路又不好走,因此价位在整个山阳县都算是最低的,所以有些工地承包商来这里看料也能够想得通了。

但凡现在还能有生意上门,那就是跟过年一样。赵大鹏赶紧就端着两个小板凳过来,陆为民还在四周看着设备和以前切割好的条石,用手摸着记录着。

"这里有点冷清啊,老乡,平时就是这个样子,都是你一个人吗?"

赵大鹏憨厚叹息:"没办法,咱村里地方偏,大山里的路也不好走,没人愿意来,人多了我连工钱都开不起,不过这位老板,村里虽然没落了些,可是这石料绝对好,别的我不敢说,在这山阳县绝对是属第一!"他伸出个大拇指。

陆为民点点头。

仇路解释道:"什么老板,这可是咱青石村新来的扶贫第一书记陆为民陆书记,今天偏要过来要看看条石场,你走运了知道不赵大鹏!

你今天有什么困难,需要陆书记帮忙的都说出来,我们替你解决。"

"扶贫书记?"

仇路一语点醒梦中人,赵大鹏愣了愣神。

自己多年来守着条石场这个宝贝,却无可奈何,赚不了钱,任谁的性子都会被磨没了,眼看着自己当年的发小下海经商的、外出打工的,现在怎么也都混出个名堂,自己呢?

两代人的钱都砸进这个条石场,现在一个大子都没落下,有什么用。赵大鹏现在都已经是当个和尚撞一天钟,也不指望什么了,反正有生意了赚点,没了就凑合过,好赖关起门来,倒也算个小老板。

赵大鹏赶忙倒水散烟,三人围坐一起拉话。

"陆书记,唉,您也看到了,这些设备都是我来之前那一批老工人留下的,好几年了,厂子里没钱,工资发不出去,工人们都走了,有技术的也不愿意留下,大山深处留不下人呐,都跑到县里去了。

如今国家发展都翻天覆地,可是咱条石场这设备根本跟不上,这旧机器怎么能采石呢,出了问题怎么办,没设备,也没工人……即便是有单子,也轮不到咱呐,大生意不敢接,小生意又做不了,难!

真是可惜了这满山的宝贝,这个不说,像咱青石村这样的光景,这种条件,也没有哪个建筑工地愿意开车过来,路走不通……"

陆为民接过话头:"是啊,我今个早上从山阳县来的时候还倒车,从家到汽车站,又从汽车站坐到来堡村,最后亏得遇到范大叔,他去乡镇赶集,顺带捎了我一程,要不然这太阳都能把我烤成人干了。"

赵大鹏哎呦一声:"村口那条路确实难走,这条路修不通,条石场就没办法发展。"他现在还摸不准陆为民的意图,但是他也不太抱希望,条石场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再差的话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所以赵大鹏就用路不通这个理由,想直接把陆为民的嘴堵住。这不是理由也是理由,要发展条石场,必然绕不过修路,要修路就可以发展条石场,这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答题。

"怎么,你也赞成修路么赵大鹏?"陆为民问。

"修路?"

"陆书记要给咱们青石村修路?"赵大鹏这才反应过来,他惊的腾地一下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陆为民。那眼神里更多的是兴奋,又带有一丝担忧,最后归为虚无。

作为青石村的老村民,他自然是知道修路的困难所在,也知道修路能够带来的莫大好处,这不仅仅是关于到一个采石场的问题,还有青石村上千百姓的生计问题,但说是一码事,修不修的成又是一码事。

似乎看出来赵大鹏的担忧,陆为民问道:"怎么你不赞成修路,还是不想修?"

"不不不,陆书记要修路,我赵大鹏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这路我早就想修,老支书和村委会谁不想修,这么多年了,光我一人肯定不行,村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不过陆书记要牵头修路,一定要叫上我,有一份力我出一份力就是!"赵大鹏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

陆为民起身,握着赵大鹏的手,哈哈大笑:"不着急,不着急。"

"今个我就是来参观一下采石场,顺带了解一下情况,修路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不过你能这么想,我很放心,我陆为民在这保证,村里修路,第一个叫你赵大鹏!"

看着陆为民远去的背影,赵大鹏的心底那平静的湖面又泛起了一丝涟漪,可是也仅仅止步于此。

修路修路,知易行难。

多少人提过,哪个青石村的村民不想修路?

当年高俊达也提起过,可是等了一年,筹措图纸的钱都没有集齐,镇上的款也迟迟贷不下来,这事就搁置了,后来干脆就没人提了,虽然陆为民有这个想法,但是至于修不修的成,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现在不久有句时髦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