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11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没有,我工作挺顺利的。"王筝打着方向盘把车驶出停车场,"我这个第一书记就任三年,等三年过去了,要是没什么变化,我就还回我原来的单位上班。"

"三年?三年能干个啥?"贾美玲问。

"现在咱们党主要抓扶贫攻坚工作,是下了决心要脱贫致富。而且不只是市里下派党员到村上做第一书记,省里、国家,都在下派党员深入基层。三年能做成什么样不好说,但是要是肯定会有很大的成绩。"

王筝比了比自己放在副驾驶位上放着的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子,"这里面是这几天我整理的咱们村上所有贫困户的档案资料,明天开会要汇报的。主管亲自挂帅主抓扶贫工作,要求所有第一书记从新辨识贫困户,摸查排底,防止错评漏评。"

贾美玲好奇道:"主管亲自挂帅?会给我们多发钱吗?"

王筝把车开进小区,"现在贫困标准已经定了,具体补助方案还没下来,放心吧,肯定会有相关政策出台的。"

停好车,王筝带着杨文天两夫妇上楼。

因为王筝这几天都在村上,家里也没有什么菜,好在冰箱里还有一块牛肉。王筝炖了个牛腩,又叫了外卖送了两个小炒。

其实王筝的房子不大,才七十多平。她单身一个人,住着正好,偶尔来个亲戚朋友也住得下。但是贾美玲依旧羡慕得很,想想自己村里的房子,夏天下雨还会漏雨,越发的酸起来。

"二筝啊,你工资有多少啊,这才几年,就自己买了楼房了。"

"没多少。"王筝在厨房里边收拾边大声说:"房子也有贷款呢,我每个月扣掉房贷车贷,剩不下多少。"

贾美玲羡慕道:"贷款能贷出钱来也行啊,像我们这样的,贷款都没人肯借给我们。"

"不是有政策扶持农民创业吗?我之前听说要是办厂子可以免息贷款,我现在刚驻村,这块还没弄清楚,等我搞明白了再和你们细说。"

"说不说的,我家也不可能开厂子,这贷款肯定也不可能借给我们。再说就算不要利息,我们也怕还不上。"贾美玲坐在沙发上,伸手接过王筝给她沏的茶。

"快别忙了,坐下歇会儿。"杨文天说。

"没事,不累。"王筝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杨哥,你们来市里办什么事?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没有,不用帮忙。"杨文天有点不好意思,"我和你嫂子想来市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干。"

王筝问:"那家里的地怎么办?"

"不种了,租出去。"

贾美玲喝了口茶,接茬道:"种也没多少钱,你哥那腿脚,也扛不了重活,全靠我,我也种不来那些地。"

王筝沉吟片刻,"那你们想要找什么活?"

王筝虽然没说,但是都懂她的言外之意,杨文天的腿脚,能找什么活干?

杨文天说:"我妹子说给你嫂子找个保姆的活,我的话,看看有没有什么没人干的活吧,我也不怕脏不怕累。"

"保姆需要进行培训吧,还要考证的,应该不能马上就上岗。"王筝说。

"还要考证?那得多久?我这都多少年没拿笔了,让我考证这不是笑话吗?"贾美玲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筝。

"是要考证的,要是没证可能也会有人用吧,但是工资不会很高。"王筝又看了看杨文天,"我哥……可能有点难。对了,你们家不是还有一片枣树吗,枣树怎么办?"

"能怎么办,到时候能结多少是多少吧,反正也卖不出去多少,每年卖那点钱还不够买农药的钱。"

"咱们的大枣挺有名的啊,怎么卖不出去呢?"王筝不可思议的问:"市里还专门有个大枣市场呢,到了九月份,大枣上市的时候,还有快递公司专门派人去大枣市场收件,好多人买了直接邮寄给外地的亲朋好友。"

贾美玲哼了一声,"咱们大枣是有名,但是卖的也都是别的村的。咱们村那片枣树在山上,没路,车上不去,只能咱们自己摘了枣往下背,累得要死要活,也背不来多少。"

王筝想了想,不说话了。村里的情况她知道,只是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细想起来,把大枣从山上运下来,的确是个问题。

她心中一动,要是能把路修到山脚下,那大枣岂不就是能多卖出去很多?

可能是因为土地的关系,他们村的大枣要比其他地方的大枣甜上很多。虽然他们市盛产大枣,但是每年大枣刚下来的时候,王筝都会回家摘上两箱,带回市里送给同事们。

但是修路要花很多钱,王筝现在刚驻村,并不知道这个想法到底有没有可能性,也就没和杨文天他们说,免得徒有希望。

时间也不早了,三个人又聊了几句,就休息了。

第二天王筝去市委开会,杨文天夫妇待在王筝家里,也接到了杨文丽的电话。

保姆果然是需要培训的,杨文丽联系好了家政公司,也给贾美玲报了名,贾美玲主要过去办个手续就可以接受培训了。

贾美玲过去办手续的时候,还和家政公司签了合同,虽然以后找到了雇主有了工资要让公司抽成,但是在培训期间是供吃住的。

贾美玲有了去住,杨文天却迟迟找不到工作。他在王筝家里住了两天,贾文丽回来之后又在贾文丽家里住了几天,最后贾文丽公婆的脸色实在不好看,杨文天决定还是回家了。

杨文天正在犹豫要不要还是出去外面打工,去找之前给他开过一个月工资的那个老板的时候,王筝又来他家里统计信息了。

"杨哥,你们五保户的申请下来了,你把身份证和户口本给我,我去帮你们办手续。对了,嫂子的身份证不在家吧?杨丹在你们户口上吗?"

"在的,我们一家都在一个户口本上。"杨文天翻箱倒柜的找户口簿和身份证,"你嫂子的身份证不在家,也要她的吗?"

"哦,你先把户口簿和户主的身份证给我吧。"王筝看到刚才在窗外和杨文天说话,看他还得再找一会儿,索性进屋坐下歇歇。

这一进屋,发现杨丹正坐在饭桌前看书写字,王筝诧异道:"不是开学了吗,杨丹怎么没上学?"

杨丹抬头看了王筝一眼,眼睛湿漉漉的。

杨文天一边翻箱子一边说:"过两天再去,过两天再去。"

王筝狐疑,"过两天?杨丹现在还是义务教育呢,你们不是不想让他上学了吧?"

"我就说娃得去念书,咳……"杨老爷子咳嗽这从外面走进来。

王筝赶紧上去扶着老爷子,"大爷,您慢点。"

"二筝,你来得正好,你帮我说说他们,娃还这么小,不念书怎么行!"老爷子这些日子来回走路都拄着拐棍,已经十分习惯了,用拐棍在地上敲了敲,表示自己的不满。

"唉爸,这没你什么事,你出去溜达去吧啊。"杨文天把翻出来的户口簿递给王筝。

"怎么没我事!"老爷子说话笨拙,急的身上的肉都在抖。

"大爷,你先坐这,别着急。"王筝扶着杨老爷子坐在炕边,然后接过户口簿,看了杨文天一眼。

"杨哥,杨丹还是九年义务呢,又不需要学费,你不能不让她上学啊。"

杨文天坐在杨丹对面,垂着视线看杨丹写得工工整整的字,叹了口气。

"是我自己不去的。"杨丹忽然开口,"小姨,你别说我二叔了,这是我最后一支铅笔,我觉得扔掉可惜,就打算写完。写完了我就不写了,我不念书了。"

王筝愣了下,"你是因为没有笔了,所以才不去上学的吗?"

"爷爷要吃药,家里也要吃饭。"杨丹捏着手里已经短到写字都困难的铅笔头,"我不念书了。"

王筝看着杨文天,"我家里还有很多笔纸,我晚上给杨丹送过来,让她明天去上学吧。"

杨文天还在犹豫,王筝又说:"现在的政策是要求零失学率,别说义务教育了,就算是高中、大学,现在都是保障的。再说杨丹也有补助金,我现在就是拿你们的户口去办手续,每人每月720块,足够杨丹买文具了。"

杨文天瞬间睁大眼睛,怀疑自己听岔了,"多少钱?"

"七百二。"王筝将杨文天的户口本及身份证放进随身带着的档案袋里,"杨丹也有的,明天让她去上学吧。"

杨文天连忙点头,"这么多钱,我、我打电话告诉美玲一声。"

"行,那你们忙着,杨丹好好学习,等我忙完了,晚上给你送笔纸来。"

王筝说着就夹着文件夹走了。

杨文天拿着手机,一边拨号码一边听杨老爷子说:"还是二筝厉害,给咱们这么多钱。"

"爸,不是二筝给的。"杨文天把电话贴在耳朵上,听着里面的彩铃声,"那是国家政策,二筝帮咱们争取的……喂,美玲啊……"

贾美玲听见这个消息,自然也是非常开心。杨文天又问她保姆证的事,贾美玲表示虽然竞争挺激烈的,但是她可是在家干惯了活的,有的一把子力气,绝对比别人都强。

杨文天嘱咐她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就挂了电话。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