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11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杨家的白事前后折腾了三天,贾美玲也闹了三天。

为什么闹?杨老爷子把收来的份子钱都存了起来,要给杨丹上学用。

"平时随别人家的礼,都是我掏的,凭什么等咱们往回收礼了,钱我一分没有?"

"杨丹要上学,我就不吃饭了吗!"

"你为了养别人的孩子,自己连孩子都不要,等你老了,杨丹能给你养老送终吗?能给我养老送终吗!"

杨文天被吵得头疼,这几天本来就休息不好,现在脾气也上来了,抓起水杯狠狠的摔到地上,"杨丹怎么不能给你养老了!你要是能把她当自己亲闺女养,你还是她二婶,她能不给你养老!"

这么多年吵架,都是贾美玲占上风,杨文天忍气吞声。骤然看见杨文天摔杯子,贾美玲一愣,顿时更加火大。

"我自己能生为什么不让我生!凭啥我就要给别人养一辈子孩子!杨文天,我嫁给你就是为了和你一起给别人养孩子的吗!"

"生生生!我让你生,你现在就生!生给我看!"杨文天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咱俩没孩子,还不是你生不出来!"

贾美玲一听,骤然睁大了眼,又委屈又生气,"好你个杨文天,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我生不出来,我为啥生不出来!要不是你一直不肯要,我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不上孩子吗?"

贾美玲说道最后声音带了哭腔。她刚嫁进杨家没多久,杨家老大就出了事,家里生活拮据,杨文天就说先不要孩子,不然养不起,等缓缓再说。这一等,就错过了最佳生育的年龄,两个人再想要孩子,却一直也怀不上。

看见贾美玲抹眼泪,杨文天也哑了。

杨文天在孩子这个事上,对贾美玲心有亏欠,每次两个人吵架,提到孩子的时候,杨文天就觉得,无论贾美玲怎么闹,也都是能原谅的了。

"我对杨丹还不好吗?我把她从这么高养到这么高,"贾美玲用手在自己膝盖和肩膀的地方比划了一下,"现在家里饭都快吃不上了,难道要全家饿死来供她念书吗?"

"谁要你饿死了。"杨老爷子的含糊不清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杨文天赶紧一瘸一拐的上前搀扶住杨老爷子,"爸,你怎么出来了?"

杨老爷子看了一眼地上摔碎的茶杯,"你们这么大声,我又不聋。"

贾美玲看着走路不利索的爷俩,别过脸去。这个家,越看越糟心。

"钱我先收着,以备不时之需。饭得吃,孩子的书也得念。"杨老爷子脑溢血的后遗症很严重,说话吐字不清。他说的费力,听得人也费力。

贾美玲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

老爷子被杨文广搀扶着坐在椅子里,"地今年不种了,包出去,能收点租金。老三说了,能给美玲在市里找个活干,你们两个都出去找活干。"

"爸,那谁照顾你啊?"杨文天问。

"我不用照顾,我和丹子在家。"杨老爷子看了一眼儿媳妇,又看了看儿子,"你们俩去市里别分开,住一块。"

杨文天立刻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这是想让他们两个要孩子呢。

"爸,杨丹才几岁,留你俩在家我不放心。"杨文天说。

"我不能干活,也不是累赘,你们放心去吧。"

杨老爷子要强了一辈子,就算老了病了,也不肯拖累儿女。再说家里实在是经济拮据,杨文天思来想去,决定和贾美玲一起去市里打工。

贾美玲可以做点家政保姆之类的活,工资应该还行。而杨文天,可以做点收垃圾之类的没人喜欢干的脏活。

两个人挣的钱加起来,再去掉吃住的钱,应该和在家种地差不多。

杨文天又给杨文丽打了个电话,得到了准信之后,和贾美玲收拾行李,准备等老太太三七过了,就去市里打工。

贾美玲想到不用在家伺候老小,心情好了不少,连着几天都没和杨文天吵架,在院子里晒被子的时候甚至还哼了几句歌。

院墙外路过的人闻声探头过来,"美玲今天这么高兴,都唱起来了?"

贾美玲笑道:"王婶,这是干啥去呀?"

王婶比划了一下村部的方向,"听说上面派了个扶贫干部下来,反正闲着没事,我去凑个热闹。"

贾美玲先前王筝说过这事,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上面派人来了?是不是要给钱了?那我也得去看看。"

"行,那我先去了啊。"王婶说完背着手驼着背朝村部的方向去了。

贾美玲赶紧把被子晾好,进屋换衣服。

杨文天在锅灶前做饭呢,看见贾美玲收拾整齐的往外去,赶紧问道:"马上吃饭了,你干啥去?"

"上次二筝不是说上面要扶贫?好像是派人下来了,我去看看,万一发钱发东西,别把咱家落下。"

杨文天一听,放下手里的东西,扯过抹布擦了擦手,"我和你一起去吧。"

"等你拖着瘸腿走到那,黄花菜都凉了。你还是做你的饭吧,我去就行了。"贾美玲步履匆匆的去了。

结果等她到村部,啥都没看见,村部里空无一人,只有办公桌上留下的一个空的矿泉水瓶。

"人呢?已经走了吗?"贾美玲问坐在村部门口歇脚的王婶。

"没走,说是不走了,要在咱们这待三年呢。"王婶不等贾美玲问,就把自己打听到的一口气都说了,"是上面派下来的干部,说是给咱们当书记,主要管扶贫的。"

"当书记?"贾美玲一愣,"那陈书记呢?他咋办?"

以前老书记是王筝的父亲,连任了好多年,后来年纪大了,前年改选的时候,选了才四十出头的陈永利。

"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他们就走了,我也是听说的,好像是去镇上开会了,说是让咱们这两天家里都尽量留人。"

"为啥要留人,要发东西吗?"

"谁知道呢。"王婶锤了锤腿,"走了,我回去做饭了。你回去能吃现成的吧,真羡慕你,有人给你做饭。"

"我家那个除了做饭,也干不了别的了。"贾美玲又朝屋子里望了望,纳闷道:"城里的干部来咱们这做的哪门子书记。"

她带着疑惑回到家,把听来的消息和杨文天说了。

"以前也有上面排下来扶贫的干部,但是都是带着东西或者钱,来转一圈就走了。难道这次政策改了?"

"三年呢,市里的干部能来咱们这当三年书记?"贾美玲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体验生活这也太久了点吧。"

贾美玲一掀锅盖,看到锅里还留下的一盘白菜片和两个馒头,"这咋还有一盘菜呢?"

"哦,爸出去溜达了,丹子怕她爷摔了,也跟去了。我给他俩留的饭,等回来你给送去。"杨文天说。

贾美玲嘭的一声把锅盖摔上,"爱谁送谁送,我不送。"

老伴没了,杨老爷子觉得家里都空了,总是心里不舒服,再加上大夫嘱咐过他要多锻炼,才能保证腿脚灵活,他就索性每天都在外面,绕着村了的路慢慢的溜达。

"我送,一会儿我去送。"杨文天怕贾美玲发火,赶紧把活揽在自己身上。

"碗你刷。"

"你放那吧,我刷。"杨文天撸着袖子准备过去刷碗。

"杨哥,嫂子,在家吗?"外面有人喊了一声。

贾美玲抬头从窗户看了一眼,立刻笑容满面的去开门。

"二筝回来啦,陈书记怎么过来了?快快,进屋。"

王筝笑着进屋,看到还没有收起来的饭桌,"你们刚吃饭完啊。嫂子你别忙,我们不喝水,说几句话就走。"

贾美玲放下手里的水壶,"刚进屋就说要走,你们这是有啥事吗?"

陈书记在炕边坐下来,"是这样,现在咱们政府有政策,实行精准扶贫,每个村都从上面派下来一个驻村第一书记,帮助咱们脱贫致富。"

贾美玲听得半信半疑,"派个书记下来,就能脱贫致富了?"

王筝笑道:"嫂子,这次精准扶贫有一系列政策,2021年建党一百周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今年是18年,为了实现全面脱贫,这次国家在精准扶贫上下了大力气的。"

"对对,第一书记就是帮咱们做精准扶贫的工作,"陈书记说。

"那都有什么政策,给我们发钱吗?"贾美玲急切的问道:"我们家真的快连饭都吃不上了,我们是真的贫困,会给我们钱吗?"

陈书记安慰她,"会的会的,你家的情况的我们都知道,政策已经有了,得一步一步的来,你先别急哈。"

王筝也道:"嫂子你别急,现在我们正在摸查,绝对不会落下一人一户。"

贾美玲终于觉出不对劲来,看着王筝重复道:"你们?"

陈书记笑道:"是啊,二筝就是上面派给咱们村的第一书记,是二筝主动争取的,帮咱们搞扶贫攻坚工作。"

贾美玲脸色一僵,心里顿时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